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57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帝汶….3 追逐風、追逐太陽、追逐海

上午,跛著腳的我搭上路過的男士之機車往海邊奔馳,他還回頭安慰:「不必擔憂。」
害怕?當然不,若是害怕就拒不搭他的機車,既然選擇讓他載,且將擔憂拋一邊,連祈禱老天賞賜幸運都懶得,既來之則安之。往海邊路況不怎佳,他指著一間被花木團團圍繞的一建物,說:「我家」。老婆當教師,他也曾到國外出差,猜想應該是屬知識份子,我運氣還真好。

 

 

沿途經過樹林,一些聚落、農田,超想請他停車讓我好好觀賞那些在偏僻地區的鄉野生活,猛拍一堆照片。很難想像,就在幾公里外的上方小鎮裡,有著精美富麗的新穎住家、房舍、現代化設備(雖然與台灣相較仍屬基本簡單型),空間,相距幾公里,卻彷彿相距有十年的時光。
下午3 點多,當大夥都收拾好東西,約好的小巴不見芳蹤,他們也不急。真的,在經濟落後地區,時間是最充足的,沒啥好計算。思及來途時在機車上所瞥見的那些傳統建築的聚落、房舍,不免魂不守舍,因此表示想沿著步道逛觀賞風景順便拍照。
 
往上走,膝蓋較沒那麼難受,美麗的海更讓我精神百倍,走得有勁。
 
轉個彎,椰樹搖曳中,前方的海灘,美麗呈顯


 
 


 
我喜歡這張



改良版的傳統有輔助支架的小船
 


涼亭,等待著客人
 
走過了海灘,邁入樹林,二旁大樹林立,走來舒暢


 
究是這些聚落,有幾間破舊房舍群聚的部落,引起我的興趣,再跛腳也要慢慢往上爬觀看體驗


 

前方這二顆樹長得很有個性



 
綠綠的梯田  


 

很東帝汶風味的建物

 

我也喜歡這張,枯樹、破屋,寂靜立於蒼穹中

 




沿途經過的屋舍,都是以茅草、竹板搭蓋,破破舊舊的,對旅人而言,誠屬拍照的好題材;對住在破舊的老屋之居民而言,看到老外遊客拿出相機對著房屋,首要之務,趕緊移動到鏡頭轉向處,務必要在老外遊客的相片上留下蹤影。
多可愛的人,留下身影才重要,即使沒機會瞧見相片。
說道:『一簞食、一瓢飲,顏也不改其樂。』這是否太輕視人家?將人家的清貧生活方式視為他已頗安貧樂道?可是,我真的得他們的神情就是如此顯示。
錢財要來報到絕不推辭,要過門不入也由他,我仍自在。
 
走到半途,腳已疲累痠痛,索性坐下來等小巴來接,說3點半到,接我時已4點半,也罷,如我所說的,那麼在意時間為何?所有等待時的時間都是我們自己的,正好利用來讓腦袋放空。
 
晚上,民宿的老闆殷切關心我是否抵達海灘?聽我唧唧呱呱開懷的訴說奇遇,他也讚我的運氣佳。
 
次日早上,前往我的另一個目標,當然又是有美麗海灘之小漁村Com。
追逐海,我捨棄逛市區看建築探索人文風土,只著迷於海,一心一意追逐著海,只渴盼倘佯於浩瀚大海之懷抱。
 
 
一早,向和氣的老闆告別,扛起大背包往那個可愛的粉紅色旅館方向邁進,經過無緣一親芳澤的她後守候路邊,未久,一輛掛著往Los Palos的大巴士嘟嘟駛來,招手攔下,我的目的是途中的Lautem,旅館老闆說必須先到該處再轉巴士進入Com,他簡直是我的旅遊指南。

這回,乘客並不擁擠,我得以坐在窗邊盡情欣賞沿途的景觀並拍照。
一個多山的地區,人口不多,空曠,今年的雨季腳步稍快了些,綠色毯子逐漸一吋吋鋪蓋上大地。在丘稜與海岸間,有一片的平地區域
東帝汶人愛吃米,稻田是普遍的農作物區域



 

風景並非甚美,但空盪盪大地,綠意盎然,人煙稀少,心情也舒坦

 
 
9點,點心兼“排放”時間到了,由此小攤負責
那輛鮮黃色的大巴,就是我搭的車,我想應是一早直接由Baucau的舊市區出發
 

 

烤魚,一長排,這也是天然有機烤食法

 
 
等乘客都紛紛步上車時,我趕緊再抓個稍懂一咪咪英文的人,拿出地圖指示我擬下車之處。雖然我已經告訴司機目的地,對背包老手而言,落後地區的司機有時會駕駛的〝太專心〞〝太開心〞而忘了讓你下車,經驗讓我悟出另一方法,就是,告訴其他旅客我的目的地,他們會非常熱心的,比你還專注的幫你注意。
 
 
十點半,遠遠望建一個城門,熱心的同車乘客立即以行動點出是我的目的,車停下後,他們再指點等待專車之地點,好友善熱情的東帝汶人。
 
這應該是殖民時期葡萄牙人建的碉堡城牆吧

我承認,我不是很勤快去探詢這些的「人文」景觀,了解歷史淵源,我腦中充滿著海海海,只想躍入清澈無比的海中



左邊那條路,往Los Palos,右邊這條,帶我前赴海的召喚~~Com
 
炎熱的天,無聊的在路邊等候巴士,對面一位身著制服的女子(警衛?)詢問我的目的,看她的反應,有些擔憂是否尚有巴士?對面一排樹木,有遮涼的綠蔭,我我這端只是空地,生怕錯過巴士,婉拒她招手過去避陽的好意。等了好一會,小巴終於出現,她用力擊掌招呼小巴停下,讓我得以順利搭上,超感動的。

車,以小貨車改裝,後方搭蓋蓬布,再裝上木條支架,擺上長條座倚,車內已擠了一堆人,還有一大堆貨物、米。我們的腳就踏踩在那些米之上~~當然是裝在麻布袋內。路沿著海岸走,可望見清澈的海,但視線被其他乘客擋住,再者,車搖來晃去,我得想法抓住木條,哪能拍照。

數十分鐘後,來到一數十住家的小村落,其他乘客紛紛下車,心想Com應到了吧,他們以僅有的一點英文問:旅館?民宿?我說:「民宿」,就將我放在第一家民宿前。這家是L.P.上沒提到的新開的一家,老闆說今天是週末,有一活動,所以所有民宿都滿了,我嘆一口氣,怎麼在Baucau也這麼背。他發揮攢錢的精神,立即「犧牲」他住的小房間讓我委屈住一晚,明天再換大間的。

真的是小房間,無妨,反正我一向不要求太多,有得睡就夠了。

只是想來,事後檢視相片,為何沒拍那家民宿?為何沒拍這小漁村的景觀?以往常嫌自己拍了過多類似的相片,越看越乏味。這次懶得拍,又嘆缺少可作為回憶的小漁村景觀。
 
姑以這張為唯一之代表,顯示小漁村的外貌,靠海的那端有著許多的民宿,拜遊客被美麗的海吸來之賜紛紛冒出來
 

那間小屋前方擺的是飾品,吊掛的是東帝汶知名的手工織布


 
餓壞了,先來個午餐,等了快一小時才出現的午餐。烹煮方式仍有勞木材,瓦斯?不敢想像的奢侈物品


 
休息過後,沿著海邊逛逛去也
天後有些陰暗,仍不掩海灘的美麗


 
牆那端的那家應該也是民宿吧,一般民家不會蓋得「如此優美」,就如同我上面那張住宅的相片。我住的民宿老闆的家,也是長得那副樣子。觀光客是他們難得可以增加收入的經濟來源,此外還有一家旅館


 

羊,就在海邊到處漫遊,東帝汶人習於讓飼養的動物自由活動。我更愛死了那些大樹,海邊的、山上的,綠綠的,充滿希望、生命的感覺


 
好可愛的小羊咩咩,黑色身體,耳朵是黑白雜間,黑毛輛油油的。牠根本懶得理我,隨我拍牠


 

沿著海灘走到小村盡頭處海灘,再沿著長堤走到最後面,一個較寬的四方形區塊
四個人駛一條改良版的傳統小船過來;我原先誤以為屬於玻里尼西亞特有的有輔助支架的小船;二旁仍有支架,與現代接軌的裝著馬達,噠噠噠載著航向海


 

在植物面前,神也要低頭認輸讓出世間人蓋的供俸殿堂



我沒興趣繞過去觀看,遠遠拍照留念即罷,海洋生物比她有趣多了,波動的海水,最能撫慰不平靜的心靈
 
據說,有路通過山區前往南方,抄近路往Tutuala,但L.P.說屬不可能的任務,反正我也無意探險0.


 
天色漸暗,緩步走回岸邊,一位男士過來搭訕,伴隨著走上村莊道路,原來他是另一家民宿的老闆,殷殷相邀早上到他那兒喝咖啡。

隨口答應,但第二天、第三天,早上均懶得走去那裡,再以「怎能對不起住處的民宿」為理由安慰自己,更實際的理由,次日早上,坐在面海的餐桌上,退潮後的潮間帶珊瑚礁地區,一、二位村民撐著傘、帶著桶子在潮間帶撿魚貝,眼睛一晃,那不是豬嗎?真的呢,幾隻豬打頭陣,在潮間帶巡弋覓食,翻動著礁石,太有趣的畫面

豬兒們,生長在東帝汶,日子過得愜意,至少在被當成食物前,可以自由自在四處漫遊晃蕩啃食

所以第一天下午在民宿旁之海灘看到這隻豬之腳被繩索綁住時,覺得有趣
旁邊是她的小寶貝,可愛極了

甭瞪我


 

好巨大的芋頭,水溝裡找東西吃的小小豬,表情太逗趣了,尤其襯著那巨大的芋頭葉

 

第二天早上,她重獲自由,帶領小寶貝在沙灘上閒蕩


 
 
早餐,應該是麵包加上〝佳非〞,古意的老闆抱歉道:早上有團體在此用早餐,所以請我稍移動往庭院坐。我一看到那些餐點,傳統的食物,芋頭、地瓜、樹薯等,都是我超愛的,要了一盤,端到露天的庭院,面向海灘,喝我的〝加菲〞


 
正當我等但咖啡送來時,瞪著昨昨天下午還是汪洋一片的,早上潮水撤離後,露出了數十公尺寬的潮間帶,感覺光禿禿的,漸漸地,冒出了一個、二個.…...人,更驚訝的瞧見一隻、二隻......豬,在潮間帶裡梭巡,我趕緊拿起相機拍照

連續二天早上,我都黏在那個潮間帶,觀看海洋生物、拍照。



(這隻豬的毛色好奇怪,感覺似乎沒啥毛)
 
這小艇,昨天下午漂浮海中,現在貼著珊瑚礁


 
(這裡的豬似乎嘴部尖細長型,是為了在海邊翻動礁石挑揀魚貝而演變出?)

管他了,反正這景象很特別,東帝汶的豬已很行動自由,Com的豬更可以梭尋於海邊與人爭奪食物


(這種豬肉一定超好美味,運動量十足,又附有新鮮蔬菜、海鮮類風味。嘻嘻,臺灣人總是脫逃不了對吃的連結、想像)
 
上午八點~~代表早餐用得稍晚

遠方正好一條船經過,潮水仍退去中

八點的陽光並非熱力十足,她卻撐著顏色亮麗的雨傘

 
 
小朋友也加入,拿著各種用具,抓、裝魚。

看看魚籠




在礁石之間尋找魚兒,魚籠放置礁石前方,再翻起礁石,期盼驚起魚蝦自動投入魚籠內


 
 
10點半,潮水漸退遠去,人群也漸多,我相信,應該是村民的每天的活動兼娛樂兼尋找食材,時間隨著潮夕而更變~~漲退潮時間每天延遲約一小時



很難想像,昨天下午我抵達時,這是汪洋一片
 
選一個較堅硬的珊瑚礁,小心翼翼的走上那兒,既怕腳被尖銳的珊瑚割傷,更怕不慎踩壞珊瑚。雖然村民似乎毫不在意的任意遊走於珊瑚礁間,翻動移動珊瑚礁石,我可不能如此隨意。

我想,這應是他們千百年來的做法,大自然會設法平衡,然若一堆遊客也加入,無論是抓捕魚蝦或只是觀賞、拍照,大辣辣、豪不在意的踏踩之,而非如我小心翼翼的避開珊瑚礁或貝類,那將是一場浩劫~~對村民及海洋生物


 
慢慢步往環礁盡頭,一邊是淺僅及膝的的潮間帶,那端是浪拍打的海,隔著珊瑚礁,感覺不見底、深度陡降,或是我的錯覺。有些莫名的畏懼,保持一段距離,不敢真的走到環礁邊緣探望變化的海


 
抓、裝魚的工具五花八門,小朋友最起勁

沙灘上,就是Com小漁村,濱海的住家利用礁石堆疊成一長排底矮圍牆以阻擋海水。我住的民宿沒拍到,應在相片左邊再過去


 
 


 

看你往哪兒躲?絕不放棄!


 
11 點,潮水又逐漸湧上來。我邊拍照還戒慎恐懼地注視潮水之狀況,可不想被困住,一見水緩緩由外往內流,立即慢慢往岸邊撤退,但那些村民不以為意,依舊在環礁邊緣打拼,無視於水位已漸增高,尋思著,或許他們早身經百練了


 
才不到十分鐘,潮水已迫不及待蜂擁而上,珊瑚礁已快淹沒消失於海水中,他們猶然不慌不忙,沒撤離之意,直到海水已抵腰部,才不疾不徐往岸邊走。經驗,練成他們一身本事。


 

往沙灘走回去,遇見一群天真可愛的小朋友,雖然言語不通,笑容、比手一番不妨礙溝通,好奇他們的收穫如何?笑咪咪的展示,一條命運不佳的海鰻


 
 
哈囉!天真單純的笑容。
是遊戲?樂趣?工作?果腹必須?都無妨,開心就好。


 

再來就是拍照時間,一個個擺出姿勢


 

我也超愛拍他們,笑得無邪


 

那條應該是潛水客想觀賞的熱帶魚,落入笑開懷的小女孩之手


 
潮水湧來,人潮散去
宛若一場豐盛饗宴,心靈上的盛宴,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卻能激起興奮情緒,安撫空虛心緒
 
午餐,等了許久才送上來,主人睡覺去了,只好殺到他家請其家人處理~~這要另付費的


 

換了房間(右邊的),這才是給客人住的。但也僅一張床,桌子,沒衛浴設備,必須步行到昨晚住的那間小房間旁的共用浴室、廁所,只有冷水。


 
下午,海灘又是水汪汪的大洋一篇,與上午的海灘相比,有一、二公尺之落差,宛若二處地方,海水中夾了不少海草,不管啦,一定要玩到海水,躍入其中痛快隨波飄盪,許多小朋又、青少年也加入行列,他們在水中翻騰、嬉遊,真如水中蛟龍。
 
 
晚餐,主人聽我說道位愛吃魚,特地送上魚


 
晚上,下起雨,滴滴答答的不停息,縮在屋簷下看書,哪兒也沒得跑,雨聲和著浪潮聲,房間裡都覺得有些濕濕的。燈,稍晚即熄了,鄉下地區非全日供電,我倒很喜愛這種漆黑的氛圍,夾著各式的水聲,居民應早已休息,日出而起,雖不致日落即息,但幽靜偏遠的小漁村,夜晚寂靜,文明的事物侵襲還不多,入夜後即一片安詳。

喜歡熱鬧的觀光客,必然感到無聊、枯燥。
 
 
美麗、奇特,讓我流連潮間帶的海洋生物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