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584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加拿大之旅 育空、西北領地……10 回程

離開了北極圈”~~以緯度而言~~依努特小鎮Inuvik,踏上了又是七百多公里的旅途,Demspter Highway,準備返回久違的白馬市。依依不捨,無法忘懷。
記得,2001年,用過早餐用,~~那群偶然邂逅的加拿大朋友前一天已顯離開了~~駕著車飛馳在難得遇見人車的荒野路上,大飆特飆,想僅早抵達Eagle Plant
 
2002年,陰雨冷冽的天候,溫度低到4度,上午,我猶好整以暇地逛逛藝品店,約中午時分才啟程,這回,不打算直奔Eagle Plant,打定主意,在中途擇處露營。想放慢腳步,優哉游哉於這條荒野道路上,感受荒野的空曠廣袤氣息。
離開小鎮後之數十公里,多是低矮樹林區。第一個關口,Arctic red river 渡船,早上9點才開始運作,在河的「二岸三地」來回,河二岸以及河另一端較遠的依努特人小村落。二年的旅遊,我竟從未動心起念前往該依努特人小村落造訪,觀看體會北美原住民的聚落、生活等等。如此遙遠偏僻之地區,應不致太多觀光客侵襲,西方文明的影響應尚不致太嚴重。此際回思之仍不免納悶,然而,倘有機會再度返回那令我十多年來魂縈夢繫的育空、西北領地,仍不確定是否會繞進去晃晃。
我始終承認,對人文、傳統生活等之興致不大,只有廣袤荒蕪的原野能勾我魂魄。
 
等渡船等了一個多小時,無聊之下,來張自拍打發時間。這是2001年,天氣溫暖,所以穿上在小鎮買的短袖T

 
渡輪,終於,緩緩過來這邊了,苦等了一個多小時。早知道,今早應慢慢出發,何苦一早急急急的狂飆車,雖然,飆得超愉快的,絕無機車突然從岔路口冒出,搞得你及急煞閃、人仰馬翻。
 

澎湃的育空河,水面漂浮著一堆冬天冰雪摧殘倒下的樹木枝幹,順河流到北極區的出海口,提供北極區依努特人極佳的材料
 
就是這渡船,別小看,可以容得下二輛大卡車呢

 

過了河,路往上爬升,回頭觀看壯麗的Arctic red river流域風光。青翠無邊的原野,真心情舒暢

 

 一望無際,悠遠的天邊,冒出起伏的山丘

 
路左邊有個休息區,供遊客俯瞰流域
來拍照留念

 
 

 
過了河,繼續奔馳

這樣空曠悠閒的路,心曠神怡,遠方的北極圈藍色山脈,山巔,仍點綴著白雪

 

蜿蜒的路,延伸,彷彿至無邊的天際,心靈上的一大饗宴




這二張,相同的山脈,只是拍攝地點不同

 

這一片連綿不盡的荒野,幾乎不見稍高大的林木,皆屬低矮的植物及草,春天的融雪將大地變成濕漉漉的,矮灌木叢下,一漥一漥的水,只能乖乖站在邊坡拍照,冰冷的水,讓腳受不了

 

若說為何偏愛春夏天的異鄉旅遊,只為了那盛開的花兒,多采多姿,鮮豔多彩,爭奇鬥艷,迎向燦陽

 
這是2002年,低溫,必須出動長袖上衣及外套
溫度再如何低,擋不住我暖暖的快意
樂不可支,只為了小溪澗上的一片片「雪白」的冰



快樂,可以很簡單即獲取
一點微不足道的小物件,都可充快樂的泉源
 

 


 

溪邊的小花

 
2001年,一早即自Inuvik出發,直奔Eagle Plant2002年,上午先在小鎮逛藝品店,近中午才出發,我不急,無意直抵Eagle Plant,準備在途中至少過一夜。
 
傍晚時分,挑中一個空曠的草原區,路邊的一個空地,充當我今晚的大地床鋪

 
既然Arctic red river渡船,只運作到半夜時分,由此再往前的一個河流渡船,也是運行至半夜,此處,夾在二條河流間,沒有任何村落、聚落、休息露營區,夜晚時分,不會有其他車輛出入,我可以很安心兼安靜地待在寂靜的永晝大地原野裡,享受饗用一個人的孤獨。
 
傍晚,我坐在車裡,打開後車門,在車後方煮晚餐,以大自然聲響為最佳配樂
寂靜、安靜的荒野,半夜的日光下,在附近閒逛,大地一片靜默
害怕嗎?
從未如此安寧悠哉過
 
翌日早上,只聽到車前方的地底下,傳來草原犬鼠吱吱吵個不休


我就是在此,在這無人煙的荒野裡,渡過了一夜
遺憾,沒聽到狼嚎
 
繼續踏上我的旅程

 

冰啊,總是勾住我的腳步,雖然你不是白淨淨的,我的笑意卻是樂咪咪的
 

 
2001年,河很乾淨,不見冰蹤影,所以我都颼的一聲駛過,2002年。河流常仍盤踞著厚厚的冰,我不及,慢慢晃盪

 

看看我有點舊、退色的外衣,與髒髒的冰倒是滿相襯的
 


同一天,你發現了嗎我換了三件外套。這一件,帶自台灣,2001年,氣溫比我預期的溫暖,因此2002年,懶得再帶有些重量的Gore-Tex外套,只帶上此一件純蠶絲外套,輕又保暖。豈知,老天永遠是善變的,氣溫冷冷冷,只好先在White Horse買那件類似Gore-Tex的外套,在Dawson city,逛商店時,又看中了上面相片中穿的那件黑色外套。
 

育空與西北領地的交界處

 

這是西北領地

 
對面豎立著育空Yukon的牌示

 

二省交接

 





這個告訴兼警示你,往北65公里之內,無任何人煙,往南,還要約100公里才有休息站,這當中,僅存在著荒野荒蕪的廣袤大地


 

我癡迷於獨自駕車,慢慢晃盪在這種無邊無際的荒野裡,不知盡於何處,讓心境空蕩蕩的,慢慢甩開車後的灰塵

 
Richardson  Mountains ,此處路有點小爬升,遠眺下方,一座一座的三角型小山丘錯落於大地上,公路蜿蜒穿梭其間,景緻優美,每回經過時,都忍不住停下觀賞、拍照。後來,觀賞我買的攝影集,發現這也是許多攝影家取景之處,不同季節,不同樣貌的美。可見,本人欣賞風景眼光甚佳~~自吹自擂一番


 



 

相片中央最右邊區域,你瞧見一條細細的條狀物嗎?Dempster Highway是也

 

2002年,陰雨天候,另一種朦朧淒清之美


 

下得小山坡,這一片低矮草原的,回想起來程之時,一片寂靜無聲,極致的安靜,彷彿聲音都被曠野吸走,連大聲喘息呼吸之聲都化成真空般

 

咦,我也很疑惑,為何拍攝的地點、時間相同,相片顏色差異如此大,各具特色,二張我都喜歡

 

再拍一張立於草原之照,懷念那靜默沉寂的大地

 

遠遠望見路,似乎當中被斷掉一小截




這就是那個消失的路段,路,在此以不小的坡度向下降,再向上爬升,狀似可怖,那麼陡的坡度,遠遠望去,好似一條土石瀑布,但駕車身歷其境時,還好啦。
當中,橫亙著一條清澈溪流,下切幾十公尺,河谷過於寬敞,最佳方式就是弄鑿一條斜陡坡的道路

 
 

就是這條河,非常具有北美河谷的風情特色

 

如此風景,真相一幅山水風景畫,心曠神怡

 

 

 

不管了,拚著褲管濕了,也一定要傾倒她懷裡,擁抱著一簇簇的草,拍張開心的相片


 
 
親愛的車,在這荒野裡,能瞧見你,真是欣喜。雖然你只是匆匆忙忙邁向那遙遠不知的目標,由著蜿蜒的路,游于荒蕪間,留下漫天灰塵,我依舊喜悅異常

 

歡呼

 
三不五時就停下,那些美景、荒原,像一黏稠的土泥,拖慢我的車輪轉速,慢慢晃盪,只能一再告誡自己~~no more picture,卻總無法止住抓捕美景的慾望。反正,白天漫長,我沒旅遊時刻表
 

 

紅狐,悄然現蹤,視我於無物,不理我這個外來的闖入者,閒蕩在路上

 
 
小飛機跑道,非供遊客搭機,目的乃為救災,包含野生動物,不准停車或暫停,我就乖乖快速通過

 
終於,激起漫天灰塵幾百公里後,漫遊於荒野大地後,Eagle Plant休息區,現蹤了,人,也出現了,人車一起休憩,下一個有人服務之休息區在370公里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