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加 Tonga…2 Ha’apai Group….1

珊瑚礁小島,不僅居民少,遊客更少,遊客集中在最南端及北端的島群,中間的Ha’apai  Group反而常被忽略,飛機咻的一聲就飛過去了。

這些小島,海平面僅數公尺高,再數年後,或許也被海龍王收回,我的旅遊回憶或成了夢境。

珊瑚環礁,往Ha’apai  Group飛航行途中,自小飛機上拍攝

 

 


我的目的地,Ha’apai  Group其中之 Lifuka Island,行政區域所在地。

下了飛機,那個小巧玲爐的機場,不見公車站,扛起行囊往村落方向邁進。沿途,那湛藍澈得難以言的海、天,躍入眼中,整個人都呆住了,心也之迷醉。起相機,正捕獵美景間,瞥見公車自身後呼嘯而過,有點懊惱。算了,就讓碧海藍天椰影伴我步行~~五公里呢,翻出當年買的Lonely Planet一書,嚇了一跳,更對自己的體能佩服不已。

一對騎著單車之歐美遊客夫婦迎面而來,笑容可掬的遞個水給我,說:一定很渴,喝個水

霎時間涼不少,心則暖暖的。


 


 

 

  
 

這位運氣不佳的女子身上圍著東加傳統的tapa意圖兜售貝殼等紀念品,結局是,一毛也沒到,反讓我拍了一張照片。

 

tapa有多用途,像這樣裹圍在身上當裙子~~男女皆然,休息時可解開當坐墊、睡墊,當觀光客出來時又變成擺貨品之蓆墊

 

 

 

 

我住的旅館      花影扶梳,價廉物美

  

 


稱呼民宿(Guest House)應較貼切,小小的房間,衛浴設備共用。正旅遊淡季,僅我一個客人。在機場進遇見的對夫妻,或許住在此島,我逛了半天,未曾再碰到任何遊客。

想不起餐館之影像,再L.P.,沒錯,書上說,雖有獨一無二的一間,但每次作者想去交關,不是王子臨,就是今有舞蹈,再不然「廚師不在」,更有「沒有任何食物」,結論是,從沒得吃,所以鄭重告誡遊客期待。多可愛的居民、餐廳,開懷就好,錢財先擺到一邊去。這也證實我沒記錯。

有一、二間小雜貨店,販賣乾罐頭等等,讓我安撫五臟廟。我最痛恨朋友,既好奇我的旅遊,又總愛追問:「如何吃?」天,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就餓不死,再說,吃得好難道是旅遊唯一得追尋之目標?

L.P.倒是頗推介我住的民宿之餐,一,我訂了餐,邊吃邊與女主人聊天,餐點果然歐伊希,更懷念的是那一大新鮮(加上最夯流行語~~純天然有機)的混合果汁,美味極了,狠狠灌完。

 

 

悠閒的小島,悠閒的時光 

    

 

仔細看,右邊那個男子也圍著tapa

 

安靜  祥和  純樸的小村落Pangai,繞一圈幾分鐘綽綽有餘    房屋簡陋,多木屋、鐵皮

 

 


這種偏僻遙遠小不隆冬的小村落,令人訝異乾淨整潔這般。想來,英國人那一絲不苟的作法還感染了他們

P.S.我原本認為東加曾被英國統治過,直到近日才明白誤解了。東加從未被任何歐洲強權國家殖民過,但英國應與其關聯頗深,對其有某種之影響力)

 

 

 

 



動物,如雞啊豬啊自在四處遊蕩  

 



幸福自由的豬豬,漫步鄉野享天倫

 

 

 

有道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這廂是:大豬小豬擠一團

 

 

 

從島的西方步行橫越到另一東邊的海岸   嘻嘻!才一點點路~~

一公里~~而已!

 

 



快活!

 

 

 

  

 

 

 

順著椰樹茂盛的小徑返回村落,正「懶懶蛇」間,經過一戶人家,一位女生送了一顆椰子,有些驚訝又興奮。我拿起相機,小女孩害羞的躲在姐姐身邊

 

 

 

 

 另一家的小女孩表演丟沙包

 

 

 

 

一分鐘內就可與一個原本陌生的女生混到熟稔,一起拍照,這就是本人的特殊本領。也只有心地質樸善良的民族,才能迅速敞開心懷接納陌生的遊客。

 

 


難得的較具規模之建築,用途為何,我不清楚

 

 


右邊,教堂遺蹟;左邊,王室宮殿

 

 

 

自旅館出來,海邊近在咫尺,美麗、澄淨

 

 

 

 

 

 

 



(那時以三角架自拍時,經常未注意調整相機水平位置,所以背景斜斜的)

 

 

 

 



 

 

 

 

 

 


某日傍晚,漫步至海邊正坐著享受徐徐涼風,來了三位少女及一位小男生,懇求幫她們拍照旅人通常覬覦著機緣拍攝當地風土民情,有人自動送上門來,求之不得。拍了數張後他們仍意猶未盡,正好底片用玩,給了我一個好理由停止。當然不會讓她們知道袋子裡還有軟片,否則恐怕沒完沒了。又被硬塞了寫有地址的紙張,哇,不知道是否每個遊客都有這種「悲慘」遭遇?

 

 

左邊那個少女還滿清秀的

 



我承認有些壞心眼,故意不使用閃光燈,構圖成剪影形式

 

 


不免想,我或許是小氣了些,應同情他們物質缺乏,沒有拍照之機會。不過嘛,若是他們是以楚楚可憐的神情望著我,欲言又止,一定激起本大小姐俠義之心

,拼死幫他們拍,要多少有多少,拍到他們無力討饒為止。

 

黃昏  夕陽西下

 

 

 

 

 

 

 




我很喜愛的一張。就如我常掛在嘴邊,悠閒,是旅行唯一值得追求的目標。

且放慢腳步,享受黃昏的寧靜

 

 

 

論外貌,東加人較斐濟人好看,看似「斯文」。然我與幾位歐美遊客的共同見解,東加人比斐濟人「rough」,如何翻譯成中文?粗魯、無禮?我們都比較喜歡斐濟人。斐濟人外觀粗曠,個性反較為溫和,非常熱情友善,不會無禮無緣由干擾遊客,只會靦腆喜悅的被動接受拍照;相較之下,東加人較會動手觸摸遊客的物品,較強勢、主動要求遊客為之拍照並留下郵寄的地址。

 

 

在「藍色緯度」(馬可孛羅出版)這本書中作者寫著,庫克船長三度到東加探訪,他們的日記中對東加人如此描述「熱情親切」。但作者與朋友多日觀察後,也有與我們相同的體認,而且,他們如此對待庫克船長與船員,是別有居心,覬覦他們的財物。

 

 

 

以「溫和」來描述斐濟人,還蠻有趣,就看自何角度來思索。在太平洋一些有吃人習俗的小島與種族中,斐濟也曾列名其中。然而,斐濟人確實挺可愛的,很難想像將他們與「食人」湊合在一起。

提到食人族,我必須為他們說一些話。有這麼一則笑話,一位探險家向太平洋某島嶼食人族國王提到歐洲戰爭死了無數人,食人族國王聞言一臉惋惜:「殺了那麼多人又吃不完,真是糟踏食物。」看來,何人比較野蠻,還真有所疑惑,端視你對野蠻人的定義為何。

 

 

 

 

 

 

 

 

 

 

 

 

 ( 相片編號 : Ton040~~074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