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加里曼丹…2 北方小鎮

那位馬來西亞華人載我到車站,囑咐一位女子觀照我,滿車的印尼人,彼此語言不通,絲毫沒困擾。每隔數小時,車停下休息,讓乘客吃喝、方便。我只需盯著並追隨那些魚貫快步行走的女乘客,就不愁找不到廁所。

那些餐廳,即使不捧場,依舊歡迎使用廁所。比起一些歐美國家,權利義務劃分清晰,盥洗室是限制級,有光顧才得使用。東方某些國家,或許髒亂、不怎愛守秩序規定,經常讓人一肚子火,口中碎碎唸個不停,卻更多了人味,濃郁甜美,讓人在離開後深為懷念,觸動心靈深處。

 
 

從晚上七點半到次日上午,12個多小時的夜車,抵達我的中途站~~Sintang新丹,位在加里曼丹最長的河流SUNGAI河岸,數萬人口的小鎮。

 

下了車,取出那位馬來西亞華人所寫親戚名字之紙條示居民,人群逐漸聚攏,七嘴八舌討論,紙條傳來遞去,先後喚來懂英文及華裔居民協助溝通,這就是典型的亞洲作風,愛湊熱鬧愛窺視,視他人隱私乃屬於應關懷之事項。結論,無人認識,他們友善的叫一輛人力包車送我到旅館。一位華裔女子,身材壯碩,個性率直,扯著大嗓門詢問何以來此,又殷殷告誡此地非久留地,沒事就窩在房裡吹冷氣看電視,別亂外出,以免被那些專打外國遊客歪主意的不肖警員撞見,假借各種名目敲詐,更「強迫」我明天一早就搭車離去。

 

我不以為意的四處亂逛,頂著暑氣繞了一圈,有些熟悉的感覺,若非印尼文字,會讓人誤認是在台灣,因為許多物品、食物、用品等等,與台灣甚相似。

 

 

河濱,串著一成排的商店、小吃店,店門前擺放細長型木板

 

 

 

 

 

下午下起一場雨,河水稍漲,那一長排的店舖前方之木板似漂浮水
上。好奇他們怎會挑河濱搭起商店,隨著水波動而擺動

 

 

我的午餐及晚餐,有勞水上餐館,端著一盤簡單的飯菜,坐在店內,享受河上風光。

 

 

到市場逛一圈,引來眾多注目眼光,一堆堆鮮魚、魚乾擺在攤上,引來嗡嗡的蒼蠅,就如同一般的市場典型氣味,有些兒腥,我還是望魚興嘆、猛吞口水,巴不得買一堆來主,吃到喊不敢。

 

好特別的長豆莢

 

 

 



換個方向繞回旅館,走著走著,哇,怎麼回事?路怎麼失蹤,跑到河裡去了?

 

 




原來,只要一場雨,河水八方悠游,陸路轉眼化身水池

 

最右邊的那間建物,就是我住的旅館~~非淹在水中,純角度之故。不免好奇雨季時狀況如何,有人比著牆上的一條水紋痕線,真難思議,不知住房客人怎辦?好玩的幻想:遊客夜半被搖晃醒,正大慌想叫嚷地震,猛一瞧,怎麼人、床與物品飄浮滿房間。

 

 

他們老神在在仍舊選河邊建屋,蓋,水淹乃一種生活傳統。

 

 

社區頓成大型戲水區

 

 



有道是,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人照走,車照行

 

小朋友最樂,隨時有戲水區變出

 

 

這也算是水上人家   以幾片木板與陸地相連接,走來不知是何滋味

 

 



我與她,在河與岸二端,遙遙相對望

 

 

 

 

 

天色昏暗,閒逛到河邊,成排的商家點起了燈火

 

 




超有趣的樹,耍造型、愛裝飾

 

 

 

 

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那位俠義熱腸的女子;她曾來過台灣探親;吆喝巴士來旅館接我與另一位昨天睡過頭錯失巴士的華裔商人。絕非被她嚇唬不敢再待,這個平凡單調無聊的中途小鎮,一天就綽綽有餘。前一天,她一看到我在外晃蕩,即催我回旅館,口中盡是嚷嚷:「我可憐你……」害我不禁懷疑自己來此是否明智。

 

 

巴士與休息站,哥倆好,讓旅客放鬆,老闆笑開懷

 

 

 

 

達雅克族人的雕像,扛了個背包

 

 

 

 

沿途的村落景觀    不是威尼斯式,亦非故意建在河裡。加里曼丹的雨季準備撤退,下雨的季節,水肆無忌憚的到處攻佔掠奪土地,長木板通道應是千百年來的經驗累積的應付方法

 

 



下午近三點,終於抵達我的目的地
~~最北的小鎮Putussibau

 

安靜的小鎮,藉由此啟開國家公園熱帶雨林之冒險,與馬來西亞沙勞越相緊鄰


亮麗的小鎮,建物五彩繽紛

  

 



這棟漂亮的建物,只能猜應與回教宗教儀式有關

 

 

 

純粹只是塞各位的口,省得叫嚷:怎麼沒看到我?

 

 

 

 

可愛的小女生,全身包裹在回教服飾中。這個熱帶國度,熱情奔騰,連穆斯林服裝也五顏六色

 

 




小吃攤
   又是油炸食物,芭蕉、地瓜、豆腐、蔬菜…..什麼都炸。奇怪也哉,天氣越炎熱,油炸食物越受歡迎

 

 

 

 

當強勢貨幣遇見偏遠小鎮,結局:

 

在這偏遠的小村鎮,僅一家銀行,兌換美金時,行員眼神茫然的瞪著旅行支票,一見苗頭不對,趕緊換上百元美元大鈔,他皺著眉頭,要我稍等並步入辦公室內半响,再出來時滿臉抱歉:我們是小銀行,不收美金

。哈,一向被我視為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美金,居然也會吃鱉,人家就是不甩。

怎辦?幸好下榻的旅館願收美金,兌換匯率也算公允,免除我的困窘。

 

 

這間有著藍色屋頂的優美木製建物,來猜一下用途吧。

 

赴旅館安頓後,立刻前去報到,還邂逅一位美女。

 

 

 

話說,來此途中,身體出了狀況,忍著到此地,經由那位華人指點下,來此報到。理所當然,醫院是也,絕無僅有唯一的一間。主治女醫生,年輕貌美,親切熱心,我猜她應該有華人血統。

  

攤在高級旅館房間舒適的大床休息,持著遙控器一台台輪流觀看,不免想到,那位經營金飾店的「好野」華人男士,場景若換作在台灣,只要家中尚有空房必邀請暫住他家,起碼會熱情請頓晚餐,熱切之程度讓你覺得不去是罪過一樁;至少,會陪去醫院,幫忙翻譯,省得我以彆腳英文外加比手畫腳溝通,說不定還搶著付醫藥費,……

好吧,我本來就沒打人家主意,只是,尋思著,………

以前,不怎明白「台灣人的熱情、人情味」如何敘述起,可現在,深深感受到,有時常抱怨的台灣人,真的是那麼的可愛、熱情。

 

 
 

愛吃的人,瞧來,這是旅館附的早餐,只是吶悶,咖啡呢?

 

 



那引誘我來此的熱帶雨林之探險,近在咫尺,卻無緣一探。雖然在
Putussibau的醫院診治後已無大礙,基於安全考量,決定第二天搭機返回坤甸尋求較具規模的醫院診療。

 

 

於機場搭計程車返市區,司機提了一個全世界的人都愛問外國遊客的題目:你喜歡這裡嗎?我不知該如何答覆。對我這個表情隱藏不了內心喜惡的人,連應付性的:「讓我印象深刻」似的應酬話語也說不出口。只能委婉的回覆,與我想像中的婆羅洲全然不一樣,我期待的是一個充滿熱帶雨林風情的質樸地區,卻見到了繁榮的城市,而且,對一個觀光客而言,資訊相當貧乏,無從尋覓協助,無怪遊客稀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