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7912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加里曼丹…..3 大河之遊

 

對我這個表情隱藏不了內心喜惡的人,連應付性的:「讓我印象深刻」似的應酬話語也說不出口。只能委婉的回覆,與我想像中的婆羅洲全然不一樣,我期待的是一個充滿熱帶雨林風情的質樸地區,卻見到了繁榮的城市。更且,對一個觀光客而言,資訊相當貧乏,無從尋覓協助,無怪遊客稀少。

 

幸好病情控制妥,得以繼續旅行。捨棄叢林、國家公園,下個目標:東區。加里曼丹諾大的一個島,交通挺不便利,公路一段段的,並不連貫整島,亦無鐵路,想往東區,僅能賴飛機~~上天庇祐,破爛的交通建設,乃生態保護的利器。

在一家華人旅行社,乍聽到必須經由雅加達轉機,還以為存心A錢,那本L.P.明明說有飛機往Samarinda,連價格都列出呢。

 

「是最近才取消航班,還是從來都沒有這種航班?」『從來都沒有!』「那西區的人要怎麼去東區?」『西區的人不會去東區』「為什麼不會去?」『沒啥好去的,那是一個不同、經濟落後的地方。』「如果真的要去呢?」『那就先搭機到雅加達,再轉機過去』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唐。就好比自台北到高雄,必須搭機到澎湖,再從澎湖搭機到高雄,無法直接由台北飛往高雄。

沒輒啦,只好搭到雅加達,再轉到Ballkpapan。如何描述這麼奇特的一個國家嗎?

每多抵一機場搭機,心就多淌幾滴血,印尼政府一定認為「好野人」才有能力搭飛機,不好好坑一下太對不起國庫。所以,機場一定徵納機場稅,對行李超重的收費更是確實貫徹執行,吃了一次虧後,爾後就盡量滿塞小背包,少納些行李超重費。

 

Ballkpapan,東邊一個新興的城市,搭計程車前往旅館途中,瞥見頗多色彩繽紛造型別緻的漂亮建物,比台灣更富創新概念。

 

對我而言,只是一過渡地點,以及,有一個悲慘可憐的夜晚。別想太多,禍首正是那間位在大馬路邊的旅館,三條大道在數公尺外交會,車水馬龍、川流不息,震耳欲聾的車聲、喇叭聲,深夜未曾稍歇,吵得我無法入眠~~當然,加上旅館免費提供無限暢飲的紅茶、咖啡之協力。

 

次日上午,請教了女老闆美麗的女兒交通問題,多虧了她的流利英文協助。她包裹在黑色回教服飾內,看我穿著無袖上衣以及很短的短褲,不知內心世界是否有何激盪?看來年紀很輕,居然已有二個小孩,可怕。

 

搭巴士轉往Samarinda,好死不死,跳上一輛普通車,逢站必停,擁擠不堪。車蜿蜒行駛於鄉野山林間,搖晃著觀賞樹林,感覺有那麼一點「婆羅洲」,稍稍填補心之失落。途中被舒適冷氣車追過,我寧願選這個座位狹窄又熱的車,可以更貼近當地人民,藉由每次上下車觀察他們生活習俗。他們總是不慌不忙,悠悠哉哉的,隋時隨地可以上下車。

 

似乎,在城與城間漂蕩、流浪,在市區百無聊賴的閒逛,姑以「觀察當地風土民情、居民生活百態」聊充慰藉。

 

愛復古風的人,瞧來,這是什麼?在Samarinda市場上一水果攤發現了這個讓人懷念的古式磅秤

 

 





 

 
黎明時刻的船口
 

 

 Samarinda Sungai Mahakam(河),一篇文章如此形容:東方的亞馬遜河。~~我疑惑是否過譽,或許在最上游渡船無法抵達之區,或許於數十年前,有一片天然茂密熱帶雨林。但,正如全世界的蓬勃開發的地區,首要目標是摧毀森林,婆羅洲不免也逐漸步上後塵。

Sungai Mahakam,全長920公里,沿途可觀看熱帶雨林及居民傳統生活方式。

七點的船班,六點半過後,才見其他乘客姍姍來遲,提著大包行李,小販也尾隨上船兜售食品。那像我緊張兮兮,遵守提前一小時到達之
規定,不到六點,天色猶黯即搭車趕來。


 


時刻表對他們不具意義,時間可以任意揮灑揮霍

 

欣賞交會的船隻也是一樂事,各式各樣、別具特色

 

 



運砂船


 

加里曼單人酷愛色彩,生活中一切費盡心思妝扮得亮麗繽紛,管他物質如何缺乏,快樂之心永不可失

 

厲害,連轎車也可以如此運送,我更好奇如何弄上下船

 

 



偶爾,冒出些許樹叢、樹林,得以一窺、懷想往昔熱帶叢林風光

 

 

 

 

 

 



 



渡船兼充貨船,載送蔬菜、水果、肉、魚(沒搞錯,真的有魚,猜想或是海魚)以及雞隻等等,這位仁兄正準備在保麗龍箱子內鋪上碎冰。

 

見識對付貝比的超棒方式,吊掛起來,看他多會翻動都沒輒,超級有趣




黃昏時刻,柔和的光線,映照著建物

 

 



遠方村落的穆斯林教堂,閃著藍色光芒,透著一股神秘

 

 

 

 

 

 



 

 

清早,在船口瞧見一位年輕斯文的男生,推測他應該懂英文。果然猜對,他來自蘇門達臘,任職於渡船終點站的Long Bagun某家伐木公司~~聽來令人傷感,那些珍貴的熱帶雨林一點一滴的消逝,偕同野生動植物、昆蟲一併遠離,消逝于人類對林木貪婪的需求。

Long Bagun,是我預定之目的,但聽到航程共三天二夜,不禁猶豫,比起森林,海洋更是我心深愛的,唯恐時間被壓縮及。該死的L.P.,怎說才36小時而已?

 

 

已過了寧靜的一夜

每停一村,忙碌的上、下貨物,公路僅通到Kota Bangun(可能約1百多公里吧),此後的村落,僅能靠水路與外聯絡

 



箱內那些一塊塊白色四方形的東西,豆腐是也;他在倒的白色長條形東西,冰

 

 

 

沒有輪子的計程車?

                                                                                                                           

 

 

 

幽靜優美悠哉的大河風光

 

 

 

 

 

 

 

 

 

 




 




我就這樣,與一群印尼人擠在一起,隨你挑床位,備有被墊及枕頭,每一格床板下方可置放行李。奇怪的是,床位怎不設計稍寬些,幾乎每人的腳都露出在床外,連我這麼矮的人也無法倖免。也不見他們抱怨,隨遇而安習以為常,對生命的困窘仍樂觀以對。夜晚,起身欲上廁所時,有待我從二列腳陣殺進殺出。

我不愛用被墊,熱死了,隔壁的男生快樂的疊起二床墊。

 

 

 

 

我越來越喜愛在語言完全不通的國家旅行,置身語言不通的群眾間,唯有如此,始能保持心靈的平靜,不受任何干擾,思慮澄靜,盡情觀察體會身處的環境以及人們的活動。他們無法與我交談,我不必厭煩於總是重複回答無聊問題。

他們只能好奇瞄瞄我,唯一的一位外國遊客,可是溫和友善關懷,讓我這個異鄉人自在舒坦。

 

 

 

 

 

 



 



沒計劃就是我的旅遊計畫,隨著心意轉動是我的旅遊方式。決定只搭到
Long Iram,因為即使是終點站Long Bagun,距最上游仍有
四百公里之遠,欲一窺「東方亞馬遜」,必須自己打點一切,僱船、嚮導、自備食物、裝備等等,零零總總的費用,夠令人痛哭流涕一番,不似馬來西亞的沙勞越魯姆國家公園那般輕易接近。國家公園只是一個名詞,劃定一個區域,只有口袋麥克麥克的遊客才得一親芳澤。從另一層面而言,不便利的對外聯繫方式,才得維護野生動植物之生生不息。

航行了24小時,第二天早上八點多,抵達了Long Iram

扛著大背包,沿著有點濕滑的陡高木梯上爬~~非這兒,只是讓各位瞧瞧河邊與岸上之高度差。一排高高架起的房屋緊貼河邊興建,不時見水柱從房屋下方洩出。

 

 

原本打算搭下午三點的船班返回,雄心萬丈扛著大背包四處梭巡,不到一小時就被高熱擊敗,很「俗辣」的向唯一的一家旅館報到。再說嘛,既然來了,理當度一夜。沿著路尋尋覓覓,已越L.P.說的商店,可就沒瞧見旅館牌示,再折返,正巧一位歐美男生坐在台階上,『Hotel?』『YES!』賓果,終於得以卸下沉重行囊了。老板就住在對面,一個現代式長屋中一間,經營小雜貨店,只會一些英語,迷糊又可愛。他的簡陋的小旅館,裡面只有老舊的床、桌椅,吊扇有氣無力的軋軋作響,共用的衛浴,鐵皮搭蓋,一個大鐵桶裝水,附加水勺,燈光昏暗。

 

水上休息站,加油、廁所

 

 



安置行李後,順著僅有的一條路去「探人隱私」。

好玩的習俗~~將貝比吊掛起。

 


不覺得這對祖孫長得頗像?阿媽笑瞇瞇,孫子一付苦瓜臉

 

可愛阿嬤的另一個可愛孫子

 


 

 



貓咪四處逍遙、橫行,卻不見狗狗蹤影,好生奇特,後來才聽聞回教民族對狗沒好感

 

 

 

 

欣賞一下大自然的美麗傑作

 

 

 

 

 

 



 

 


Long Iram沿河岸而建的小村,大約數千人口,雨季時是渡船的中繼站,乾季時河流水位低,渡船僅能行駛至此,想繼續前往上游的人必須另搭較小的船。一個安靜的小村,新、舊房屋交雜,雖地處偏僻,但許多家庭裝設有小耳朵,收看現代化的節目。碼頭上方數間商店,走在其間,令人有種置身於二十幾年前的台灣鄉村之感。

 

婆羅洲最具特色傳統建物~~長屋,現代化的小村,以鋼板、木材等為建材,但延續著長屋的精神、靈魂。就是像這種,第一層以木頭架高,第二層是房屋,一間連著一間,長長的,隨心喜悅的長………..

 

 

 



時空彷彿回到舊時台灣農村,色彩亮麗的小販騎著單車叫賣貨品

 

 

 

 

 

 



 



我沿著唯一的一條路瀏覽,開懷的、笑瞇瞇的與村民點頭問安,他們本來些許淡漠的表情,立刻轉化為熱情,回應著我的招呼,好可愛的淳樸居民。不過,有時我必須裝傻,當作聽不懂他們拍照的要求。

這個小村,週遭圍著叢林,傍晚時分,返巢的鳥兒在樹林間咭咭咂咂吵個不休

 

 

沒了網咖、電玩等等,小朋友回歸與土地接觸的遊戲

 

 

 

 

只有小朋友才有魅力讓我掏出相機

 

 

下午四點多,太陽終於稍減熱度,我才有能量再度外出逛,沿著唯一的一條路走,一群小鬼尾隨在後,就讓他們權充模特兒。他們也超開心的,只要將數位相機的螢幕秀出相片,眾人就大聲暢笑,笑容是如此的天真、純潔、無欲。

 

 

 

 

喜歡色彩的民族,小朋友的衣服顏色都鮮豔亮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