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加里曼丹……4 大河之遊(下)

好大的一條魚;懷舊的秤重方式

 

 

 

 

下午三點的渡船,我與三位德國遊客,在碼頭耐心等待。所謂碼頭,不過是鋪排了一堆木板在河面上,隨著水波晃動而擺動。

我猜想,旅館老闆今晚應該槓龜,上午不見遊客來,下午自上游來的渡船,大概也沒希望。可愛的人,慷慨的讓我們任意使用房間到下午渡船來為止。

 

 

 

 

 
 

 

 

 

 

無所事事的船,沒客人上門,打打牌消遣。

 

 

 

 

船班時刻永遠只是參考用,當真不得。我們乖乖的三點就到碼頭等待,有經驗的居民則是好整以暇,聽到笛聲才下萊

 

 

 

 

四點多,期盼中,毫不愧疚、理直氣壯以及姍姍來遲的渡船

 

 

 

 

一登上船,看到較現代化、乾淨的這艘渡船,開心極了。尤其是浴廁,地板鋪以磁磚,雖非抽水馬桶,必須使用水桶裝水再以水勺舀水沖洗,總比來時所搭的那艘棒上數倍,猶如都市與鄉野之差別。來時搭的那渡船之浴廁,只是在木製地板上挖了一個洞,下面就是滔滔河水,流著水的水管垂掛在洞口,害我每次都戰戰兢兢的,深恐一不小心滑一跤或物品被河神搶走。

他們可習以為常,一位阿嬤更厲害,端坐在裡面,擺著一個堆滿小孩衣物的大臉盆,不慌不忙的洗起衣物來,髒水就由洞口滾落河流。想著那黃濁的河水,也兼超大型垃圾集中、運送中心,更甭提廁所之….直落河中,數條水管皆抽自河水,想來噁心巴巴的,他們居然照使用不誤,洗碗盤、米、菜,煮三餐~~船上有附設飲食~~等等。天哪,有夠厲害的民族,能如此渾然與自然環境融合在一起。

我雖然號稱習於髒亂的人,還是瞠目結舌。憋到晚上就寢前,強忍作嘔之感,抓起一條水管接水來….刷牙,然後,趕緊以所帶的礦泉水狠狠漱個大口,彷彿藉此欺騙自己的口腔。

只是,那混濁的河水才入口,不是異味、臭或泥土味,而是甘甜無比,若我閉著眼,不告訴我那是河水,我一定大口暢飲。

臥艙更棒,冷氣房,分成二區,不必與人面對面相對望。

我心喜是回程搭的船較新進,先苦後甘,只是,我反而懷念那艘陳舊、些許髒亂的渡船。

 

 

 

不時可望見高大樹木,一棵滿開桃紅色花朵的樹,啊,這才是你應有的,婆羅洲

 

 

 

 

 

 

 

 

 

這是一種生活方式,不慌不忙

 

 

 

 

 

太陽又要躺入Sungai河懷抱,散發金色光芒

 

 

 

 

 

 

 

 

 

工作人員,我覺得,台灣人有幾分相似

 

 

 

似乎是由一個家族經營自己的渡船。這艘船的工作人員親切多了,總是笑容可掬的,去程的渡船,工作人員木然著臉,吝於展現笑容。回程的渡船廚房、餐廳也乾淨整潔現代化多了。最高興看瞧見好幾個巨型的飲用水罐,餐飲處每張桌子上擺著飲水機,我這個「水瓶座」開心得淚眼盈眶~~好噁心搧情的形容~~,為了打那些水的主意,必須交觀一下,取出大水瓶裝滿,不用說之前已拼命灌。只是,他們仍以河水洗鍋碗盤,以及,菜、魚肉、米,真不知煮餐時究竟用那些乾淨的水或;唉喲;河水?管他了,想那麼多幹嘛。那三個德國人吃喝的很自在,熟練自然的抓起水管刷牙漱口,既然他們可以,我當然也可辦到。

 

夜再怎麼黑,擋不住賺錢的渴望,一字排開,等待乘客能投來關愛的眼神

 

 
 

三位老德,不知何時下船,前去一景點。我好生羨慕

 

這個回教國家,再怎麼偏遠小村,總有回教堂矗立。我好愛她的洋蔥式屋頂





渡船突然停了下來,工作人員湧到一水上房屋,忙進忙出,大夥好奇瞄瞄→應該只有我,其他乘客早已見怪不怪。。
究竟搞什麼玩意

 

 

 

 

原來是船餓了,找水上加油站補充營養

 

 

 

 

下層開放式船艙,鋪上塑膠布,裝載眾多貨品,許多乘客選擇待在此處,我猜價錢或許。眾人七橫八豎亂躺,我也想嚐嚐新,將小背包當枕頭,躺下來睡個香甜的覺,伴著震天作響的引擎聲及船長播放的熱門歌曲。最快樂是他們只能好奇的瞄瞄我,什麼話也無法問。




仔細注意看,
上方甲板中掛著一條繩子,繩下端有一圈布,還記得之前看過的『垂吊的搖籃』嗎?這天花板上掛著不少的『搖籃』

 

小販搖著船,兜售餐點。乘客可以什麼食物也不攜帶,沿途停的村落,叫賣的小販從不缺席

 

 

 

 

 

 

 

 

 

 

我喜歡坐在船首,眺望滔滔不絕、無止無盡的河水、廣闊的原野,享受涼風,將所有的乘客全拋到後端。夜晚,仰望滿天閃爍的星辰,沒有光線的干擾,星星分外明亮。船在漆黑的原野裡行進,只聞引擎聲擊破寂靜,偶爾,岸邊閃著數個昏暗燈火。二盞探照燈,變化出二條可以上下左右晃動的光束,像聚光燈的闖入漆黑荒野間。

 

 

 

 

 

上午十一點,我還悠哉的坐在船首時,船又停下來,眾人一陣忙亂,看看碼頭,有熟悉感,的,已抵達終點之Samarinda。順流而下,速度快多了。立即奔往船艙,手忙亂收拾亂糟糟的行李,結束這四天三夜的旅程,展開我的另一段旅程。

 

Long Iram返回後,直接奔往Sarmarinda之長途巴士站。問巴士站之職員:TO B。他勉強以僅會的英文說:「no busonly taxi」,正質疑間,一位年輕男生證實真的沒巴士往B,只有叫客計程車,25萬,12小時(P.S.台幣與印尼幣1300;關於旅程時間,他們給的數字永遠只是讓你有個可以往上加的基準數目)。好吧,沒輒了,只好過街步向那些眉開眼笑的計程車司機。

火熱豔陽下,枯坐在階梯,欣賞他們賣力招攬乘客,也有些許疑惑,人數不是已經夠多了嗎?那些也早早抵達的乘客,安心守候,絲毫不見不耐之處,應該說,就他們而言,何需在意時光,太在意時光的流逝,人的適意也跟著一起流逝。

相較於那些回教女生將自己包得緊緊的,我穿著短褲(很短),短袖上衣,在鮮少有觀光客的加里曼丹,這樣的單身女性遊客,自然引起眾多注目,不時聽到他們交談中提到「台灣」一詞,偏偏我又一句印尼話也不會,讓他們想搭訕也莫法度。

下午四點多,終於湊足14乘客,分別擠上二輛休旅車,奔向遙遠、千里之外的B.

 

我搭的那輛車,年輕的司機短小精幹,剪了類似『終極殺陣』中男主角之怪髮型,音樂放得震天響,煙一根又一根抽不停。技術高超,飆駛在超級爛的道路上,左閃右避那些坑坑洞洞,一個不及,我們就隨著車一齊蹦跳。這時,才停止咒罵L.P.,明瞭非資訊錯誤,而是此種超級大爛路,大巴士只能豎白旗。婆羅洲的雨季威力強烈到足以將道路狠辣摧殘,全然中斷無法通行,低窪地區甚至浸泡在水中。但也多虧大自然的這種強大平衡力量,婆羅洲的荒野才不至於迅速的遭到破壞。

一個念頭閃過腦中,若是駕我的Land Rover Discovery來此,才叫過癮,咨意炫耀本事,當那些車緩慢小心翼翼駛過大坑洞時,就瞧我無不慌不亂不減速度,若無其事的如履平夷般輕鬆駛過揚長而去。

 

這已是第二天上午七點多,我們還在荒野中,幾輛運油車被爛泥絆住,也擋住我們的去路,大夥通通下車「觀賞」運油車如何脫困,順便舒緩一下筋骨。運油車們一輛拖拉一輛,奮力與爛泥巴苦戰,過程驚險無比,不免煩憂若無法掙脫可就麻煩了。其他人則是一付悠哉狀,沒人顯出不耐,姑將之當一場餘興節目。

 

 

 

 

 

真的是有夠爛的泥巴路,對小車不致造成問題,沿途也屢見不鮮,相較於「多如星辰」的大、巨大坑洞已算很好了。有時幾個連續坑洞,橫亙在路東、西、中央,要往哪方位偏駛都閃避不掉,他們各個身經百戰,本事高強,輕鬆的就克服了。

 

 

 

 

等待時,四處走走拍照,置身於叢林間,週遭是高大林木,我還挺開心的。迨大車都通過了後,我們步行通過爛泥以減輕車輛負擔。

 



 

中間那輛藍色廂型車,就是我搭的。後來恍然大悟,他們皆二輛車同行,以便互相照應。在休息區,總是會遇見另二車,就不知也是北上或南下。這輛並非當初搭的車,深夜,在途中某一休息區,數輛車相聚會,休息後,司機示意換車,連司機也一併換,乘客亦被打散。我氣定神閑,看別人如何做,跟著做就得了。猜想他們應該是交替,在中途互換乘客,再各自奔回自己的來處。這種合作方式挺理想。

 

昨夜,與七個大男人擠在一起,心想著朋友們一定又要驚嘆我這個老愛作瘋狂事的人,居然在語言完全無法溝通情況下,搭上夜間的叫客計程車,奔赴千里外之陌生的地域

坐在奔駛的車內,國家公園、鄉野、森林、夕陽,像一張張的相片,從車窗邊掠過。在休息區,仰望滿天星斗,不知究竟還在南半球抑或已到了北半球。每二個多小時就停下來休息,我一點胃口也沒,其他人悠哉的吃吃喝喝。真欽佩印尼人對生命的享受,物質環境再怎麼不佳,生命也不值得匆忙度過。

 

 

 

 

 

 

近中午,終於抵達了,懷疑我是否將『二十』誤聽成「十二」,前一天下午還煩惱若清晨五點抵達,哪裡去找旅館,這一天,卻為快受不了車內炎熱的氣溫快翻臉了。

 
相片編號 :KAL0118~~16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