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7912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密克羅尼西亞 邦聯….1 Kosrae

這已是多年前(1991?)的旅遊了,不要嘀咕怎麼又是「歷史」旅遊?

當時沒網路可以分享旅遊經驗、樂趣,更重要的,于觀光旅遊成了另一個「工業」後,雖然無煙,但對各地區生態環境之破壞,我覺得,一點也不遑多讓,(對這句話不服氣的人,請看看境農場一帶,這只是許許多多例子之一罷了)尤其,對人性、民情之改變,成效「頗佳」。很早就獨闖天涯的我,當然更懷念那時質樸、單純的小與居民。

其時,旅行社朋友說,關島很小,幾天就沒得玩了,我還是興匆匆的排了幾週假前往關島。關島,算了,不提也罷,太無趣了。百無聊賴中,在書店購買一本旅遊書,看到「密克羅尼西亞」,精神之一振,騎著租來的機車前往美國大陸航空公司,本想問有關該地區機票周遊券,英文爛的我卻說『:round trip ticket 』 職員笑容滿面答覆「有」。就這樣,取出信用卡一刷,換取機票,登上飛機,前往那個陌生遙遠的太平洋小島群。

 

雖是難得有遊客光臨,旅遊服務中心也不能馬虎。傳統形式與建材,蓋來充拍照背景,無關「服務」用;或許是我沒弄楚,小貓遊客沒幾隻時,人員也隱形了。

 


 




由關島出發,飛機中途停了
Truk Pohnpei二島,在pohnpei上來了三位美國男子,與我有志一同的,由關島一站一站玩,猜想他們可能從事某種究或探險,不似我心血來潮,買了機票,漫無目的、毫無念的即上路。

Kosrae之機場,一位他們事先聯絡妥之當地男性嚮導駕著車等候著,見我這個「富有冒險精神」的女生,「敬佩之餘」順便載我同行。路,沿著海邊,二旁椰樹林立。他們下榻之旅館,在一海邊椰林間,傳統茅草屋型,入內觀賞了一下。他們居然詢問我是否願同住以分擔住宿費,還是楞了一下,我還沒開放到可與男生同住~~對歐美人而言,各過各的,沒稀奇。而且,習性傾向住村中心,各項需求較便利。就這樣,他們又請司機載我到「首府」中心找旅社。勇敢的人有福了,隨時得人樂於協助。

 

 


最熱鬧的地區也不過爾爾,此是由我住的旅館往外拍,這小村的長相印象模糊,只隱約記得簡陋樸實,就姑且想像數十年前台灣小村之風光

 

 

當然,十幾年的時光推移演變,已非此模樣。自Google地球上的衛星地圖及貼上之相片,一切都現代化。就將此當作一回顧古舊時光之風土民情展示,順便「緬懷」一下年輕時之身影。

 

在那個數位相機未發明之年代,拍照常常很對不起荷包,限於種種因素,甚多風土民情選擇捨棄,多年後,勉回想當年的人事物,影像總是片段的,模糊晦黯,有時質疑究竟我的「回憶」情節是實的,抑或,混淆參雜了其他的故事?

 

我住的旅館。

雖然有些「落後」,旅館費用可跟得上時代潮流,只收現金~~美金,信用卡、旅行支票,通通休眠,我還有些眼,深恐現金不

 

 

 

(臨走前拍照留念)

 

價格雖高,房舍可簡單,只有老舊床舖及椅,衛浴設備共用,一樓附設餐廳。老板兄弟在旁邊另經營一間雜貨店,罐頭、乾、糖果等等,閒來就去捧個場,貢獻一下維他命M

那幾天中,我是他們唯一的一位遊客另一位男子,來自日本被派駐該處擔任工程師。第二天傍,我坐到房間外沒圍欄的平台上,四處觀望,正巧他經過抬頭望見我,乍時開心的以遇見同胞。我索性步下樓,在餐廳內,二人以紙、筆與不樣的英文聊得樂開懷。

 

的「最大」村,約一百多戶住家(?不確定),分散零落,座落於蒼鬱林木間,但實在乏善可陳,邁向現代化中途,又失去傳統特色。還好,我需求低到只要見大片樹林就開心萬分。

 

 

 

 

哈,在拍我

 

 

 



唯一的一間銀行   FSM~~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二次大戰時,日本佔領太平洋許多島嶼,經過慘烈激戰,美國逐一收復後短暫管理。此地英文甚普遍,美金是通用貨幣。

四周,盡是蒼翠樹林


看到雨傘
?我竟挑了雨季來此,嗚哇………

 

 

唯二的餐館之一,遊客缺貨期間,當地人也捧場

 




 

在菜單上,居然有「沙西米」套餐,妙事一。密克羅尼西亞邦聯於二次大戰中曾被日本佔領,有樣學樣的吃起鮪魚沙西米。

哇!這是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沙西米」。雖然,魚片切得醜醜的,又沒哇沙米,只有醬油及檸檬汁,但是那鮮美的滋味,至今難忘,回味無窮。

鮪魚就漫遊於這片海域中,現撈的,何需多餘的調味品,即使在台灣最貴的餐廳吃到所謂極品的鮪魚生魚片,也不及於此。

價格,套餐約1~3美元。對使用美金貨幣的當地人而言,價格實惠,若換算成台幣,不免呱呱叫一番。只要我一出現在餐廳,必吸引關注好奇的眼神;「康尼啾哇」;「I am from Taiwanno Japan」;「OhTaiwan」。多虧了「跑跑跑,向『錢』走」的台灣遠洋漁船,他們才不會是:「OhThailand」。某次,還有一人請了杯紅茶,順便聊聊天,遺憾何不是年輕帥哥。

 

 

 

居民的生活方式仍然簡單,難得見到高級住宅

 




這是屬於較傳統的房屋,以茅草、鐵皮搭蓋,食物掛在木桿上




 

此時同屬於密克羅尼西亞邦聯國的帛琉,數量龐大的觀光客,造就現代化的建設,隨地可見豪華舒適旅館、高樓大廈,這兒,依然守著舊時光。究竟是他們的運氣不佳,亦或,幸運?蓬勃的觀光業,總是傳統生活文化消逝的推手。

 

任意漫步的小豬,動物以放養方式

 

 




Kosrae
,有車牌

 

 

 

第二天,身體不適,擺平在床上。第三天,無所事事在村裡閒,又遇見該三名美國人及導遊,駕著四輪傳動車輛準備去叢林探險。他們一聽我居然窩在房裡一天,嬉笑一番:「LinLazy girl」。我當然跳上車湊熱鬧,在這熱帶雨林入口處,他們入內去探險,我心癢癢,無奈身體不佳無法參與,只能在外等待、遊蕩,觀察植物,努力拍照。

 

 

 



Kosrae
,一個可愛的小島,面積可能比蘭嶼大沒多少,只有一條泥土路,自島嶼左側的機場延伸至這個小村附近,其他地區,幾乎全被山稜與原始森林佔據

 

紅樹林

 

 

 




路,在不遠處終結,止於叢林間

 

 

 



蔓蔓荒野間,糾纏著也見證著被遺忘的歷史 

 

 

以火山岩建造之遺蹟,於密克羅尼西亞群島間分佈挺廣。

 

 

 

陰沉的海濱,伴著數個幾個可愛的小孩,以及,三位老美之一

挑錯季節,雨季,對美景有莫大破壞力,天,總是飄著粗細夾雜的雨絲,灰撲撲的色澤,海也蓬頭垢面的

 

 

 



幸虧,小朋友純
的笑靨足以彌補缺憾

 

 

 

 



海邊,泊著一艘艘小艇。

 

 

 



自得其樂的小朋友

 

 

 




一支棍子,一支拖鞋,構築成快樂滿足的童年

 

 

 




至少要嘗試一次,海水再
怎麼灰濛濛,一定要換上泳衣癱倒沙灘上,飛翻細沙,嚐嚐赤道的太平洋海

 

 

 

 


雨霧中的湖光山色

 

雨,摧海的麗,卻抹上一層迷濛色澤于湖,增添的神秘美麗

 

數日後,那三位老美將搭機續往馬紹爾群島再轉往夏威夷、返抵美國。我特地步到他們住處道別,再搭他們的車一起到機場送行。僅只短短幾天的邂逅,又幾乎各走其路,但在這陌生的異,旅客間容易建立起一股惺惺相惜的特別的情誼。       

現在回想,他們似乎有留下地址,歡迎我去美國拜訪。

不免猜,有多少人,會提起筆,或拿起鍵盤?我是個疏懶的人,那些地址、電話,化成記憶的收藏品之一部

 

飛機離去,我也步行沿著海邊椰林大道漫步返回。

 

 

 

 



 

 

 

 

 



 

 

個念頭讓我來這個「鳥命生蛋」~~鳥才愛死了荒野~~的地區?純粹就是心血來潮,越稀奇越誘惑我。幾天來,只是悠閒的到處晃蕩、拍照,沒去究什,也懶得與居民聊天以探究風土民情,又缺乏適當的交通工具或配備到森林探險,也沒澄淨蔚藍的海供玩樂~~p.s.雨季之故~~,缺乏娛樂設備,旅館餐廳又簡陋。

無聊至極?一點也不,舒坦、愜意得很,緩慢悠閒的步調,人都變得慵懶。那個什都具備、高級、完善的關島,才讓我感到無聊至極。

 

拐個彎,經過一條堤道

幾間座於某一沙灘上的觀光小木屋,空蕩蕩,耐心等待遊客臨。

 

 

 

 

 

 

 

停駐幾天,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臨走前,央求老闆兄弟兩權充模特兒,並以旅館為背景

 

 

 

弟弟(上圖右邊那位)美麗的妻子以及可愛的兒子

 

 

 




再多看一眼   可愛的小天使

 

 

 




這應是海中火山噴發形成的小島,高聳、陡峭、崎嶇。島上缺乏足夠的平坦地以建機場,必須在海中填土,造出一長條型的區域來興建機場    自機場遠眺島上陡峭、崢嶸的山稜

 

 

 



他們喜好以某種花編織成圓形花環,戴在頭上。

真想嘀咕,這位大姐,表情能自然可愛一些嗎

 

 



我的飛機翩翩駕到,我將乘著她飄然遠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