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北極圈」之小鎮~~伊努特

。居民有伊努特人,及從事工商業活動的外來居民。一個嗅不到、難以感受到「伊努特」氣息的小村鎮,夏季時觀光客蜂擁而來,摩登、現代化,房舍多以木材或現代化建材,裝設暖氣設備。「冰屋」屬於往昔的影像,冬季外出打獵時充住宿之處所,猶如帳篷。

有個東西可讓遊客滿足「冰屋」的幻想~~Igloo教堂

 

 

 

 

雖然並未期盼電視、電影中的「伊努特」傳統村落,但荒野中駛奔波730公里,夜晚駛入小鎮時,呈現在擋風玻璃窗前的一座現代化的小鎮,不免有些悵惘。

然而,這畢竟不屬於極北地區,且當我們追求舒適、高科技的進步生活方式時,腳步不停往前衝,怎能要求他們原地踏步,仍以古舊方式生活,只為滿足觀光客追逐異樣風土民情的需求?

 

 

 



這個優閒悠哉的邊陲小鎮,不具特色,駕車的遊客目的在挑戰全長
730公里的荒野大地路程以及觀賞沿途壯觀的景致,對搭機前來的遊客,或許會有一番失望。

過程遠比最終的目的來得精彩、絢爛。

此地是前往位於Beaufort海(與北極海相連接)的北極小村以及小島之交通要地,這也是另一吸引人來此之目的。

所有物資均須靠空運或是大貨車運來,物價高的理直氣壯。街上數家旅館及藝品、紀念品店。這麼偏遠的地區,總算可以擺脫那些大量粗製濫造毫無質感的紀念品店,此地的藝品,卡片、攝影、畫作、雕刻、飾品,藝術造詣頗高,讓人驚豔、讚嘆。耳環`~~我的嗜好,精緻、高雅、設計獨特,均出自藝術鴨之手,每付價高達台幣四、五百元,但太漂亮了,豎雙手投降,一邊心滴血一邊交出信用卡,讓女店主滿臉欣喜的→刷、刷、刷!

最懷念的,在一間小超商之門廊,一群小朋友群聚,嬉鬧開懷熱切啃著→→→→冰淇淋,在北極圈啃冰淇淋,好主意,即刻加入行列,果然別有一番滋味。

 

 

散步,於午夜的太陽溫喣照耀下。

 

 

 

 



五月至七月中旬,北極圈的太陽不休憩。朋友好奇他們是否不睡覺?我怎麼睡覺?有這麼一說,要分辨是當地居民或是新來者,看窗簾顏色來分辨。當地居民生活起居沒啥改變,只多些在戶外活動的時光。我這個睡車上的旅人,早就有備而來,帶了眼罩,睡到自然醒。

  

 



小鎮四周圍繞著高架的暖氣管以及其他管線,為免冬季被厚重的雪掩埋、結凍

 

 

 

 

 

 

遊記得2001,在奔波了一天以及後段路程拼命飆車後,930PM趕抵Inuvik的這個私人露營地,當我的車緩緩駛入,前一天在Eagle plant相識的數對加拿大夫妻,高興的鼓掌歡迎,這個不知為何晃蕩到這般晚的勇敢台灣女生終於來相聚了。

2002年,我晃到了1030PM才匆匆趕到,他們的服務處24小時開放,應是隨時都有人進駐。少了朋友熱切的迎接,有點失落。

 

 

 

 

 

 

啊!車屋,五湖四海任遨的遊動房屋。

 

徵得一位車主同意,入內參觀。好傢伙,應有盡有,床桌椅等基本設備不用說,連水槽、微波爐、冰箱、烤箱、衛浴設備都不缺。一對退休的老夫妻,以房屋換一輛中型巴士大小的車屋,帶了一隻邊境牧羊犬四處遊玩,端的是深懂享受人生。

 

 



右下方那根柱子,附設供電之插座與水龍頭。

 

 

這厲害吧。之前在klondike公路上,幾次看到一大巴士後方拖著小轎車、吉普車,很納悶後面那車瞧來好端端的,絲毫不似拋錨狀。嗣後恍悟我是少見多怪,大巴士乃車屋,後方的小車則是抵達目的時之交通工具。

 

初抵達白馬市,在旅客服務中心的一迭資料中看到「Dump Station」,呆呆的想,垃圾場所在有何好告知旅客的?對我們這些小國家的遊客,許多事項真的如同劉姥姥遊大觀園,嘖嘖稱奇不已。原來那是車屋傾倒排泄物之處所,非垃圾場。一般露營區也設有排放用的孔洞。

 

 



若有什麼讓我對美、加心盪神馳,幻想著一人帶著一隻狗駕著車屋,悠哉的悠遊於廣袤空蕩荒野間,忘卻時間,迷糊於空間。這是我的期盼、願望。

 

 

 

 

 

打算拍張悠哉喝咖啡~~千里迢迢自台灣帶來的,冷冷的天,喝杯熱咖啡是多愜意之事~~,就在快門喀嚓時,被熱水嗆到了

 

 

 

 

 

 

倚伴湖邊的露營區,空曠寧靜,帶了簡單的食物,弄個三明治來此野餐。

 

 

 



2001
年氣候晴朗、溫暖,2002年又溼又冷,最恐怖的是蚊子大軍襲擊。北極凍原區的春夏,冰雪融後,成萬上億的蚊子漫天飛舞,肆無忌憚毫不留情的追逐每一個溫血生物。那些是鳥類的食物,億萬年來的生態體系,人類只好忍耐,誰叫你要侵入牠們的領地。防蚊面罩、防蚊液是必備品,我啥都沒有準備,每天上演數場大屠殺,隔壁的一個男生深感憐憫,送我一瓶超極有效的防蚊液,只要在裸露的肌膚噴、抹上~~眼框、眼皮也不可疏忽~~,蚊子們就在皮膚上一、二公分處氣得嗡嗡叫,想叮又不敢。哇,這真是太神奇了。

 

 

 

 

 



這個依據依努特人之種種傳說、動物所雕塑的抽象意念的雕像,每面圖像不同

 

 

 

 

 

 

 

 

 

 

 

 



讓你讚美一下,此乃旅客服務中心。

哇!都能設計、建築得如此富藝術氣息,融合當地的風土民情。

裡面也陳列有一些伊努特族的傳統用具、藝品等等,儼然迷你博物館

女職員問我如何來到此地?駕車!好,她取出一張A5大的證書,填上我的英文名字,作為勇敢駕駛闖越730公里荒野大地Dempster Highway之証明。第二年,當然又得到一張。不知被我收藏到那兒,少了可以炫耀吹噓之證物。

 

 

 

搭十幾人座的小飛機到位在Beaufort海邊的伊努特族聚落Tuktoyaktuk又簡稱Tuk。航程45分鐘,下方的平坦大地,佈滿湖泊,自空中俯瞰,好似一漥漥的水池,湖上波浪宛如數十條白色曲弧線鑲刻在寶藍鏡面。起飛沒多久,我又不爭氣的暈機了,只好閉眼休息,捨棄觀賞下方壯闊的北極凍原區景致。

之前曾在空中英語教室雜誌上讀到一位女子提及搭遊輪在北極地區旅行,參觀一個伊努特人的聚落Tuk,她的描述令我嚮往不已。

Inuvik的次日下午,在一家旅遊公司瀏覽他們的各種旅遊行程的文宣,好幾個行程將觀賞「Pingo」列為重點之一。

Pingo

Pingo是什麼,一種動物嗎?」

「非也。」

那幾位加拿大朋友迫不及待的於下午前往一遊。我渴求放鬆,次日再遊。先將髒兮兮的車大肆清洗一番,還被他們嘻笑白費力氣,反正回程亦塵土飛揚。

 

 

Tuk機場,一輛中型巴士來接載,一位年輕的當地男子充做導遊,我很訝異他外貌頗似台灣人。

北極圈的夏天未正式駕臨,大地一片荒蕪,植被枯黃,僅少數苔蘚露著綠意。最興奮的莫過於看到~~~結冰的海洋

 

 

 

 

 

 

Pingo是什麼?

 

看到遠方那二個小圓丘嗎?那正是Pingo

Pingo』,一種地理地質景觀,僅在北極地區的凍原地帶才出現。在永凍層,土層的下方是結凍的冰,某種擠壓之作用~~歹勢啦,雖然文宣上解說、分析的甚詳盡,但一堆專有名詞,我仍莫宰羊~~緩慢向上隆起,形成這種小山丘。成長速度超緩,那二個Pingo,費時約八十年才長如此高。

導遊此時又說,我們目前所站的小緩坡,也正是年輕的Pingo,好興奮啊!

 

 

 

 

 



人口約數百人的小聚落,巴士載著我們在村內四處巡遊探訪,年輕的導遊賣力解說,但沒讓我們下車參觀。記憶最深刻的是一小小木屋,裡面是社區的天然冰庫,居民在地下挖掘洞,深數公尺,裡面寬廣,分成數區,供村民存放食物,超好用又免電的冷凍庫。你一定懷疑,我既沒下去入內參觀,亂掰?此乃探索頻道一介紹
Tuk影片時所播出,更令我扼挽錯過難得的機遇。

 

觀光淡季,許多藝品店、紀念品尚未開張,好生遺憾,沒得欣賞兼血拼一番。

 

 

 



最不可思議的,村民之外貌不是我們由來的認知
~~像蒙古人,與台灣人更神似,以一模一樣來形容也不為過。若他們來台灣,只要不吭聲,所有人必不會當他們作外國人。這是最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處。無怪乎,在Inuvik,常有人好奇譙著我,一家藝品店的小女孩(白種人)更是死命盯著我看,被女主人多次責怪沒禮貌也不肯移開眼神。原來,我不是又被誤認為日本人,他們是驚奇怎麼有這般像伊努特人的遊客。

 

 



回想起,為何沒拍村民的相片?自己也有些不解。

 

我們大多坐在車上聽他解說,偶爾有村民從車旁經過。

白天,村民應該都是忙著自己工作、生計,鮮少看到他們沒事亂趴趴走。

小村的氛圍祥和、寧靜、舒坦、緩慢,空蕩蕩的,樹木無法在此生長,只有草及苔蘚類植物。短短數小時的參觀,走馬看花,只是浮淺的印象,無法體認及伊努特人的生活、風土民情。

 

 


Mackenzie
河在Tuk入海,如扇形般擴展。春夏河流融化,滾滾河水攜帶來自山上的枯木,對伊努特人而言,是上天賜與的珍貴禮物。

 

 

沒有任何大路、小路、土路,你想得到的各種路通往Tuk,飛機是最佳交通工具,但,可並不是唯一的交通工具,還有,啊哈,車輛!唬你嗎?還是我昏了頭?真的沒蓋你,待會分曉。

 

 

 



北極的氣候,確是變化多端。前一天,低溫凍壞了那幾位朋友,嚇得我穿上幾件保暖衣物,又帶了
Gore-tex外套。卻是晴朗溫暖,不免也點失落,到北極當然想領略寒凍狂風猛吹、發抖、瑟縮身軀之際遇。

 

 

 

 

 




還有一個必做的節目活動,以你的腳趾或手觸摸「北極海」。

 

地圖上標明為Beaufort sea確實是聽導遊稱「北極海」。此二海相連接,僅有緯度上之差異。

我當然選擇站在『北極海』這一邊,如此比較有可吹噓的事蹟。

 

 

 



偷偷撿了幾個來自「北極海」的小石頭,讓她藏起甘美的回憶

 

 

 

一居民家,參觀他的戰利品

 

野牛頭骨

 

 

 



馴鹿角

 

 

 



記得「極地長征」裡其中一隻白色的雪橇犬嗎?就是這種「愛斯基摩犬」,一時間,還以為他養了一隻白色的狼。。

 

哈士奇,是西伯利亞雪橇犬。此二種狗本事有所不同。

 

 

 



2002
年,寧願暈二小時的機也要去一個未再Beaufort海的小島過夜,旅遊中心的小姐認出我,憑著我愛于二耳掛不同款式的耳環,「抱歉,Herschel Island目前暴風雪中,下回吧」『那可能要好幾年後了!』這一錯失,就近十年,這些年來,從沒忘記過育空、西北領地,魂戲夢牽。

 

 

 

看到這個告示牌吧。Mackenzie河由Inuvik流往Tuk,冬天,河流結凍,成了「冰凍公路」,可以駕車一路暢通。帥呆了,在河流上開車。

 




探索頻道曾做過一個節目,主持人於冬季沿著結凍的河駕車往
Tuk,途中數度與迎面而來的大卡車會車,看得我是躍躍欲試,夢想著追隨之,幻想著駕著車在「河流」上,天地白茫茫一片,雪花漫天紛飛。然終究是想想而已,撇開危險性不談,光是費用就足以讓我考慮再三。並非如你想像,冬天降臨,河水凍結,即可上路。加拿大政府會先仔細勘察,確認整條河的冰層達到一定厚度才放行,哪個地區厚度不大夠,必設法快速增加厚度,將河面推剷平以利通行。

 

 

我喜歡這種毛茸茸的花,傳遞著春天已拜訪的訊息

 

 

 

 

 

 

 

 

 

 

 

 

 

告別Inuvik,再度踏上Dempster Highway,於某個地區,大地平坦,少有起伏,路況不賴,最佳「飆車」路段。我盡情加速,狂飆,心跳加速,血脈僨張。

沒有機車會從岔路冒出,汽車也禮讓主線的車先行,我只需注意到路彎度及碼表之數字,不要降低下來。沒有限速也沒警察。

一個字形容~~帥啊。

 

 

 

 

 

 

又來個大猜謎,這是什麼?博物館?美術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