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阿拉斯加……5 Dutch Harbor 荷蘭港

 

(這篇有點長,因考慮若分成二篇,每篇似乎單薄了些。請各位耐心觀賞)

 

 

部份遊客不停留過夜,利用數小時到處觀光兼採購食物,有些則停留一、二天。碼頭上,幾位旅遊業者忙著招攬短暫停留之遊客,以箱型車載往各景點遊覽。我認識的那位年輕帥哥及一對老夫妻也搭原船返回,他:旅館及機票太貴了,負擔不起。

確是挺可怕,渡輪上的旅遊簡介寫標明僅一間旅館,Bloody貴的旅館,一200以上,我還預計待上幾呢。很天真的想,總會有其他較便宜的旅館吧。滿懷期待的詢問那位生物學家推薦的女士,答案是『NOOnly one!』嗚呼哀哉!慘了!這就是老愛亂闖的結果,眼看一場荷包大災難即將上場,同樣面色凝重的還有二位來自歐洲的年輕男女生旁邊一位熱心的女計程車司機嘰嘰聒聒提供意見,似乎三人同擠一房的主意不賴,於是,三人就搭了她的車。

結果,我住了那間超貴的旅館???  

 

 

交通不便,住宿、飲食等費用均高得嚇人,島上無公車,出入除了二腿就是索價甚貴的計程車Dutch Harbor遊客稀少,我猜許多遊客應是漁、商、工業者來此出差。

 

 

矗立在海濱的那棟深桃紅色屋頂的灰白色美麗建物,正是D.H.唯一的旅館

 

Dutch Harbor由二個區域組成,另一區稱Unalaska,分屬於二島,相隔約一百餘公尺,由一鐵橋相連接,住宅區大多落於Unlaska  

 

D.H.是商'漁活動區,建築物稀稀疏疏的,散落在空曠"荒涼"海邊'小丘上.說是漁港,可找不到新鮮的海鮮可買,只於超市有冷凍魚以及漁獲加工場出售整批的魚蝦貝蟹.

高級旅館內紀念品店算是最佳逛藝品店之處,幾家兼賣藝品的小商店,大概遊客還零零落落的,他們也懶懶散散的。

二間超市,貨品種類又少又貴,我寧願在海邊閒蕩,只有補充糧草才進入。

 

 

漫步其間,少見人蹤,大家都忙著上工,可又感覺時間在此凝滯,氛圍閑散。

悠閒又忙碌,這二種全然迥異、矛盾的字詞,奇妙的適用於此。

 

 


想來,當地物價本即高得嚇人,若三餐在外解決,一天約450$,與旅館之價格相較,似乎不怎懸殊。比起台灣,一天伙食費約200台幣,就可讓你吃得又好又飽,可是我們的旅館、民宿之費用,那才真叫Bloody貴。

 

 

提到Dutch Harbor荷蘭港,立即聯想到探索頻道夯了多年的節目~~~漁人的搏鬥,以及,帝王蟹

 

 

風平浪靜(相較於冬季)的夏季,捕蟹船紛紛掛免戰牌,駛往西雅圖整修,只留捕蟹籠堆置各地

 

 

 



跟人比一比等待著冰天風嘯浪猛的海上旅程

 

 

 



熟悉的字詞,親切的感覺~~日本居酒屋。日本人對二次世界大戰中曾經佔領的地區,有一份特別情感,經常返回緬懷一番。

 

 



Unalask
a,行政中心及住宅區。終日只聞海浪聲,偶爾想來嘟嘟嘟汽車聲,夾雜在海鳥聒叫聲裡。

 

 

 

,我與二位來自北歐的年輕男、女,一同搭上了女計程車司機的車,她載我們前往那間旅館,停在玻璃大門前,………….

這就是我住的地方她提供另一項選擇,於是,我們改變心意,前往她家。

 

 

看到這棟漆著鮮豔深紫、深藍色,四周裝飾色彩繽紛了絨布玩具、人造花朵的木屋,忍不住驚呼太可愛,足可誇稱是全D.H.最漂亮別緻的房屋。是怎樣一位愛編織浪漫夢想的女子如此佈置房屋?

 

 



那位滿懷熱情的女計程車司機的住家,另有一間單人房間(相片中右邊那棟木屋的左側,有一根棍子斜靠著、牆邊高架二個大圓筒的那小間),我們三人擠一起,每晚50,將就將就。反正只是上回來睡個覺,睡著了,多大多小多豪華多簡單的房間,都沒感覺。他們不是情侶,不致於尬。第三天他們離去後,我最開心的莫過可隨心所欲將房間弄得暖暖的,來自亞熱帶的我與那二位來自天寒地凍北歐的遊客,對「暖的度」之認知是南轅北轍。

 

 

 

不上工時間,他們的娛樂之一是PubBar。我對這二種興趣缺缺,受不了吵雜音樂、煙霧繚繞,客套虛假的閑扯或是藉酒胡言的交際。雖然可藉此多認識D.H.當地居民或是捕蟹船的船員甚至船長,可我就是提不起興致,寧願無所事事在海邊閒蕩。

 

 

這個Bar,號稱北美最危險的在住處斜對面的海邊。聚集此飲酒聊天的漁民,與險惡海相搏鬥生死交觀之壓力,導致一點小摩擦就易滋生衍化成流血鬥毆事件。我到訪時未開放,是已關閉或尚準備中?

 

 

「藍色緯度」的作者提到他與朋友興沖沖的前往飲酒作樂,滿心〝期盼〞見識鬥毆,運氣不佳,只見二個全副武裝、身材魁梧警員坐鎮,其他顧客虧道:今晚沒戲可看!

 

 

 

 

第一天,下午2點多,走了二公里多的路自阿留申博物館回到空無一人的房間,心中哀怨不已,如此小又空盪的島區,怎生渡這些天。正巧女主人駕著車回來了,問我有無興趣跟路?那還用,抓起小背包,匆忙套上布鞋,手還拎著外套,立即跳上九人座的計程車,隨著她四處征戰。車還有另一名男子,她的朋友Jeff,來此尋找工作機會,他也搭同一般渡輪,我卻沒什麼印象。就這樣,四天裡,等於有一個免費的計程車司機,載著閒閒無事的我,有時,Jeff也同行,逛了大部分的D.H.地區與商店。她挺忙碌的,整天無線電呼叫不停,我也就跟著跑東逛西,兼與乘客閒聊。心血來潮時,還會載我去一些特別地點逛逛。運氣真的是棒到不知如何形容那二名「同居者」卻沒一同搭車跟路,只有二次在路上碰到那女生,順便搭載她一程,或許是他們有自己的活動,或許是他們沒我這般厚臉皮,也或許是我這隨意、一付滿不在乎的調調,正契合開朗活潑健談的女主人之心。

 

 

晚上九點多,女主人載著我與Jeff駛回住處附近,滿心以為回家休息,她轉入一小路爬往小山丘。丘頂,最佳俯瞰D.H.之地點,可一覽四周景觀



起重機是D.H.基本景觀





Unalska,這屬於文教住宅區.大多為木屋,房屋及路,沿著河湖邊逐漸拓展蔓延侵略至山上

6月初,山上仍裝飾著白雪

 

 

她將車稍往斜坡下方駛,車頭朝下停在草地上,我有點擔心,因為實在有點偏下。果然,要離開時,濕軟的土,車只晃動膝下,拒絕移動,Jeff下車指揮,我很「義氣」的陪待在車上,心驚膽顫的看她往後退往前移,引擎轟轟響,掙扎著擺脫泥土,但只稍偏了一些,依舊陷入困境,生怕一個不慎滑落山丘數

十公尺下方街道,我在車上只能暗罵自己有夠笨笨笨,幹嘛硬撐〝義氣〞。她也嚇呆了,不敢再嘗試,我趕緊跳下車,一轉念,又撂起小背包。女主人認命,一邊唸著之前也如此停可沒問題~~~是嗎?~~,一邊打電話找車來救援。

  



順便觀賞
D.H.景色

 

 

一付很詩情畫意之感,實情是,車,就如此困住了難以掙脫

 

 




救兵終於出現,悍馬駕到

 



除了看救援,視線更要放在遠方的景觀

 

 

悍馬既出,難題立解(本來要寫無堅不摧,隨即想到,悍馬是Land Rover的死對頭,我幹嘛長他車志氣,趕快改用詞)

 



她原先停車之處還要稍往下,這叫~~不知死活,再套一句很夯的話~~對車的性能自我感覺良好。太良好的感覺需付出十幾元美金的代價

 

(更精采的經過,請到相簿中觀看)

 

 

等待期間,我四處漫步,好整以暇,拍照。第一,反正不是我的車;其次,氣惱煩憂也改變不了事實,不如放寬心情

 



在左下方的一棟紅頂白牆建物~~~D.H.最著名、最吸引人的地標~~俄羅斯東方正教教堂

 

 

凡介紹Dutch Harbor之文宣,必列此教堂,美國現存的最古老的俄國教堂   

 

 

 

一座樸素的教堂,由綠、白、紅三種顏色組成,沒有華麗的裝飾,風雨侵蝕,已有些斑駁褪色

 

  

 

 

 

 

 

 

 

 

 

 

俄羅斯東方正教教堂的洋蔥形的別緻屋頂,別有一番風情

(本來以包子來形容,覺得有些俗,故改成洋蔥,只是端詳許久,總覺得還是較符合“包子”,同意吧?)

 




依山傍海,遠遠就瞧見她美麗身影

 

與我住的地方十幾公尺之遠,我好愛這個教堂,拿她當拍照的模特兒

 

 

 

D.H.是個商、漁港,港口停泊著一艘艘的商船、漁船,海面隨時有漁船、商船進進出出

 

 



在與女主人〝南征北討〞過程中,有幾次載年輕的外籍船員往返於漁船、碼頭、漁業加工廠、住宿處。他們黝黑的皮膚,靦腆的面容,英文不怎溜,好奇來自何方?印尼、關島等等熱帶國家。

D.H.的物價高,工資也高,卻也面臨與台灣相同的問題,招募不到甘願從事辛勤工作的工人,因而給了那些貧窮地區的人來此尋覓工作機會改善家庭經濟。

這些離背井的人三三兩兩聚集站在房舍前,掐著菸,氣候的劇烈差異,單調乏味的生活環境, 雖無法抹除他們臉上的快樂、開懷、平和。但我感覺,隱隱約約的,有些孤寂,有些認命。

 

 

D.H.的那四天裡,雲霧籠罩著大地    另有一番詩意之感

 

 

 

 

雲霧迷離的海邊,海水清澈,只是…..凍啊,僅能觸摸幾秒,手指就投降

 




沙灘上,遍佈一堆圓滾滾的海膽以及海草(請觀看相簿)

 

 
  

 

 

 

 

 

 

 

 

 

 

 



一群無畏風寒的快樂悠哉羽毛小傢伙

 

 

在渡輪上一位女子拿著一根奇怪形狀細長條的東西,一端呈圓弧形,裡面中空,她說這是一種大海草,可以當吹奏樂器,令人好生好奇。終於,讓我見到廬山真面目,那ㄧ堆漂浮在海中正是那種海草,晒乾後當樂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