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7912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威 鯨 不 再 闖 天 關

玩了二天,週一上午看週日之舊報時,於影劇版讀到一篇報導,令我相當心痛、難過,眼淚隨著飄遠之思緒滑落。那是一則一隻虎鯨(殺人鯨)死亡之報導。數月前,才在國家地理頻道(或DISSCOVERY  我不能確定)連續二日播出美國與冰島之野生動物保育專家及機構如何野放一隻被人俘虜圈養之虎鯨之過程。我常惦記著那隻自幼被迫與家族分開遠離冰冷大洋之『凱哥』不知是否能適應、再度生存於海洋中?卻驚見牠驟然病逝(2003.12.12.)之訊息,內心那股波動,久久難平。

 

  我喜愛虎鯨,並不是因為牠們黑白分明之外表十分可愛,而是因為牠們是非常勇猛、聰明之動物(事實上,虎鯨是海豚而非鯨;但,抱歉,我不曉如何區別此兩種生物)。看牠們在大洋中巡弋,睥呢一切之雄姿,合力捕追獵殺獵物(包括比牠們體型大之鯨)之凶悍、狡詐,以及,曾看過母鯨反覆教小鯨如何隨浪潮衝上沙灘獵捉海豹之精彩影片,使我著迷深愛不已。

 

  虎鯨,應是雄霸於海中世界,令所有海洋生物聞聲色變。卻若何,溫和周旋盤繞於人群中。

 

  「威鯨闖天關」這部令人映像深刻的電影,片中那隻背鰭彎曲之虎鯨,聰明、善體人意、勇敢,惹人愛憐。牠,就是『凱哥』。

 

  虎鯨,是一種高度社會化、家族關係密切之海洋生物,由約一至三十隻家族成員組成,優游於海中。每個族群有其特別的聲音。『凱哥』於二歲時在冰島海域被捕,接下來二十餘年之生涯就在淺窄的海洋公園中度過。沒有家族成員陪伴,未見過其他鯨魚,不知何謂獵捕海中生物,不曉什麼是深水;每日,只是接受人之指令作那些取悅于人類之動作,自人之手中取食死魚。

 

  電影播出後,許許多多之孩童期盼『凱哥』能回歸自然,發動了感人之捐款活動,募得一千萬美元以為野放之經費,開始長達數年之訓練工作。國家地理頻道(或DISSCOVERY)拍下了過程。于漫長艱辛之訓練過程中,『凱哥』始終難以學會自然獵食之能力,亦無法忘情于人類。保育人員專家分析在冰島海域出入之數個虎鯨族群之聲音何者與牠之叫聲相似,藉以找出它的家族。(牠是在自原先所囿之墨西哥灣海洋公園移往另一頗寬之水域受訓時才開始發出叫聲)確曾找到也設法帶領出海與其他虎鯨會面。只是,我不知道在牠純真之思考中,「人」與「虎鯨」,究何者才是屬於牠可依附的?「人」,是不同型體不需終日待在水中之夥伴;「虎鯨」,則只是形體相同之另一種水中生物?對一隻從二歲就與人類共同生活之虎鯨而言!幾次的接觸皆僅短短數分,牠還是立即回到船邊,緊隨船返回圍網內之海域。于影片中看到他在關閉之欄門外游擺著身軀,期盼門快打開好進入,我突然感到心是那般的沉重,有些傷痛。(按,牠先移往另一水域 ~ 我忘了地點 ~ ,俟身體健康恢復且訓練告一段落後,再以飛機運往冰島之一已先設好圍籬之海域作進一步訓練。搬運時,美國空軍更史無前例租借運輸機於貨運公司)去年七月,牠在冰島野放,卻依然游抵挪威哈薩村之塔尼斯灣定居,不願離開人類。

 

  影片中,有不少頗令人深思之陳述。讓我們思考人與大自然之關係,人所犯之錯,有時無能彌補。我們是否還要耽迷于野生動物之與人類非正常性之接觸?

 

  我想到了小白鯨;企鵝;無尾熊;以及,那……………貓熊!

 

  一個以學術研究自許之海洋博物館,卻是與商人情投意合的展示商業活動。

名聞全球之太陽馬戲團不以動物為表演的道具。

看看我們的小白鯨!

 

  我從來不去海博館,更拒看小白鯨、企鵝。我始終堅認,一張張熱切興喜觀賞之臉,是將野生動物帶離牠的家園之最大助力。我寧願發抖瑟縮著身體,冒著冷冽之風雨,甚或暈船個半死,到大自然中去欣賞牠們自由自在的、隨心所欲的。

 

  我想起那隻被迫將命運與人息息相繫之虎鯨,想到保育、訓練人員與牠分離時之不捨,更想到了在挪威之三位負責照顧他之保育人員於葬了牠(野放基金會決定以土葬方式)後回家點起了白蠟燭紀念牠;我不能明白,一隻從未見過只是于報章電影中觀看到之鯨,為何會如此牽動我的心?

 

  人,是萬物之「靈」,這個「靈」是什麼意思?

  凌遲? 凌虐? 凌辱? 凌駕?

  讓我們好好的想一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