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死刑與人權

最近有關廢除死刑之爭議,尤其是前法務部長王清峰之言論,鬧得沸沸揚揚的。我一向反對廢除死刑,儘管有不少朋友主張廢除死刑,我也數次與之爭辯。經過多年,我依然堅持,正是因為重視人權,我才堅持維持死刑。
這個話題引起網路上熱烈討論,我一共寫了三篇文章,現在從新編排改寫。
 
許多年前,一位背負多條人命,包括一件滅門慘案:的黑道殺手劉煥榮,被判處死刑,在獄中待執行時,顯現誠心悔悟,許多人居然為他奔波請命,令我無法置信。或許,劉煥榮的確悔悟,可是,那些大聲疾呼給他一條生路的人,是否回過頭來想,誰給數位被他殘殺的無辜人一個機會?若警方沒逮捕,不知他又會繼續殺害多少人。他的良心是於鎖在牢籠內才甦醒過來,但死者永遠醒不過來了。那些濫施人權思想的人只看到一個平靜良善的回頭殺手,有誰關懷到死者家屬內心的創痛?很多傷痛是一輩子走不出來的。
很多歹徒的良心是子彈打出來'手銬銬出來的。
誰都沒資格要求被害人家屬原諒加害人,因為誰都無法替代他們承受那些傷痛。
 
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納粹殘忍屠殺數百萬猶太人。戰爭結束後,那些發動戰爭的將領,被逮捕後經過紐倫堡大審,有十幾位被判處絞刑。有不少軍官趁亂逃逸猶太人,以及立國後之以色列人,迄而不捨的追緝,哪怕他們易容改姓深居躲到南美洲,不論經過多少年,甚至那些人已垂垂老矣,依舊不放棄,不管付出多少心血務必抓到,唯恐被些劊子手壽終正寢,無法接受法律制裁。以色列人不暗殺,而是費盡千辛萬苦逮捕回國,接受審判。在他們之信念,不讓他們伏法,如何告慰無辜的數百萬條生命,如何讓正義得以伸張?

反對死刑的人及團體,請你們大聲斥責紐倫堡大審如此殘酷的剝奪人命,再請你們大罵以色列人殘忍,經過多年也不願放過那些老人。那些多年後被逮捕的納粹軍官,其鄰居常訝異萬分,因為在他們印象中,是個客氣有禮和藹可親的人,怎樣也無法與殺人魔聯想在一起。
是啊,躲在外國的納粹軍官,似乎溫文儒雅,可是,當年他們在集中營,在毒氣室,又是如何冷漠殘酷無情。若說事後改變,或是懺悔,就應該原宥,那數千萬條的無辜生命,誰來為他們主持公道,誰來為他們伸張正義?
是啊,多殺幾條人命,挽回不了已無辜枉死的千萬條生命,然而,正義是如此廉價的看待嗎?
 
美國許多州廢除死刑,對惡行重大之謀殺犯終身監禁,但是否皆不得假釋,我對美國刑法沒研讀過,無法了解。許多主張廢除死刑的人,認為沒人有權剝奪他人之生命,應改終身監禁~~~怪了,那誰賦予歹徒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利。再自另一角度來說,誰又有權去剝奪他人之行動自由,法官有權判處罪犯無期徒刑、有期徒刑,為何就不能判處死刑?這種論斷的邏輯通嗎?。
乍聽之下似乎是個在二種截然相反的意見中退而求其次取其一折衷之方式。然而,姑且先撇開「浪費納稅人之稅金養他一輩子」之說法不談,最大的問題,這樣的法規不會更改嗎?歷年來,我們的假釋制度,一改再改。換了部長就隨他的意志、信念而改,民意代表吵一吵就更改,那個權貴大官的什麼什麼人入獄,就逼迫當局更改,不論社會輿論如何嘩然,鐵了心就是要改。或許逢到選舉時稍加收斂,沒選舉時,或媒體疏於注意時,偷偷摸摸就改了,等人民驚覺,已來不及阻止了。於是,本來那些惡行重大的殺人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過了幾年後,法律又更改了,變成服刑十幾年後就可以假釋。
 
全台灣各法院的殺人案件,並非每一件都判處死刑,許多法官在對那些罪無可逭、欲求其生而不可得之沉重心情下才判處死刑。刑罰,不僅單純報復而已,還有懲罰、制裁、遏止、嚇阻之作用。每個國家的民情不同,不能一概而論。台灣,相較於歐美、日本,自律較差,需要相對較多的他律政策、做法來約束。有死刑當然不會完全阻絕殺人事件,卻在某一程度上可以嚇阻,保護被害人的生命。例如,擄人勒贖是相當重之罪,若殺了被害人頂多也是判無期徒刑,那對被綁人而言,生命難獲保障,因為歹徒未了怕被認出、指認而加以殺害之機率將會升高。

我尤其不能接受法官誤判之說法。「拜託!」相對於重大刑案,如殺人、強盜、性侵害等案件,法官對證據之調查已頗慎重,而更多的一般案件,檢察官、法官心態之輕率、誤判才更嚴重。
 
王清峰當過多年的律師,對這些毛病難道沒深刻感受過嗎?沒見她就此有何多大改善之政策及作法。關心人權,應該是不分族群,不論是被害人、重罪被告、輕罪被告,應皆受到相同之關懷吧。
 
法務部應做的是,將刑事法規有關死刑的法條作一修改,只有涉及到人命的才有死刑之刑責,其他的犯罪,若不涉及殺人,如販賣、走私毒品等,則最高刑度僅是無期徒刑。這才算有人權概念。

美國並不是每一州皆無死刑,事實上,有許多州近年來逐漸恢復死刑,王清峰為何捨此不談,只選擇對其有利的部份作為支持作法的理由。
對壞人太過於且無節制的保障,等於殘害好人的人權。若法律對歹徒不能適如其分的予以制裁,正義不得伸張,結局將是受害人不再信任司法,可能會選擇採取私刑制裁報復手段,社會治安將更形混亂。
 
美國有許多州廢除死刑,可是,許多被害人家屬始終忿忿不平。我看過一篇報導,一位痛失愛女之父母揚言,一旦那個僅判無期徒刑的兇手被假釋出獄,他們一定會親手槍殺他為愛女復仇。我不是鼓勵仇恨或私刑,只是強調,被害人家屬椎心之痛,是否更該來關懷。

當法務部長說出願替代死刑犯下地獄,讓人錯愕,是非不分、善惡錯置。她可以堅持她的理念,並為理念奮鬥。但居然說出這種話,置被害人之痛楚於不顧,真令人有價值扭曲之感。
 
高中時代一個報紙連載武俠小說,其中一段,高憎終於感化了一位武功高強的惡人,但,一位女子質問他:你抓了又放,不願殺他,就為了使他感動省悟,然而,這讓他又殺了將近三百人,如果你第一次制服他時就下手除去,那二百七十多人又何須冤枉送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