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7912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帝汶….1 血腥戰爭中誕生的國家

一個永遠尋覓奇特國家地區的旅者,東帝汶,既仍屬遊客稀少的國家,理所當然是絕佳選擇。

以前,都由旅行社幫忙定機票,因為嗜好奇特的國家、地區,常搞得他們人仰馬翻,乾脆自行學習上網查詢航班航線,本事越來越行,搜尋結果,最佳前往方式是由巴里島轉搭廉價航空Merpati。但,怪哉,這航空公司網站怎麼試都無法以網路訂位,連旅行社也莫法度。不管了,先到巴里島機場再買機票吧。

搭俗稱的紅眼班機,半夜一點多抵巴里島機場,入境申請單到印尼之理由一欄,我填寫~~為轉機到東帝汶,海關也不囉囌找麻煩要求出示去東帝汶之機票。這數小時的轉機代價是25美元的落地簽費用,單次,收費處說:「你由東帝汶返回入境時,還是要再繳一次費」唉呀呀,真是強盜土匪,以往還有短期停留的10美元,現在一律改為25,印尼政府不顧他國抗議一意施行到底,正是看準了大家都熱愛印尼之遊。

希望台灣也有此勇氣,別老想討好他人,逮到機會怎能不由國家A一下老外遊客的錢。

機場入境大廳出口處擠滿計程車司機、旅館拉客者熱切的招呼。深夜的巴里島,有些涼爽,寂靜中,步往出境大廳,裡面有數名遊客呆立,我取出鋁箔睡墊鋪在磨石地上,蓋上外套躺下休息,來了個女子選在我旁邊也躺下休息。大廳的冷氣強度讓人直打哆嗦,一堆人一個個逃之夭夭,我也投降到外面閒蕩。睡意濃烈,徬徨難過,只想躺下來,見一男子橫躺在一排椅子上睡覺,前方尚有數張椅子,好主意,學習,橫躺在椅上,很快就入夢,直至天亮聽聞人聲才轉醒。

清晨,在機場尋尋覓覓,遍尋不著Merpati航空公司櫃檯,正巧亞航的小姐拉開鐵門,趕緊趨前一問,居然是設在國內航站內。

「今天已滿,明天也滿,只有後天才有位置」好吧,不死心,再問,「你可以先買後天的機票,再去出境處的櫃檯候補,若補上了需另支付美金15元」蝦米!算了,任人宰割。

在國際航站之出境入口處揚了揚機票,稱道:「設法候補」警員才准許我進入。自從巴里島發生恐怖活動事件後,官方採取安全措施,沒機票或距報到時間太久者一律不得進入。

櫃檯才開張,我一馬當先報到,表明候補,在一張紙上書寫姓名,然後到旅遊服務處蒐集一堆巴里島旅遊資訊,再將行李置放在推車內,坐在報到處附近地上守候消息。心中已擬定了B計畫,若候補不上,何妨先到巴里島玩他二天。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等等等,很壞心的期盼少點人來報到。不敢離開,緊盯著櫃檯及時間,深恐一放鬆就被「做掉」。果然,我是正確的,於該報到的都已完成時,居然看到有二人在辦候補手續,這下子腦火了,拒絕當溫和女性,更怕再沒機位了,站在櫃檯前滿臉憤怒不悅瞪著他們,強調:「我相信我比他們早登記候補,為何他們可以先補到?」爭取糖吃的作法奏效,有些心虛的他們設法讓我補上,繳了15美元後,快速進入奔往登機門,時間緊湊,不容我逛那些看來很精采的免稅店,以及,設法買本L.P.有關東帝汶的書籍。

啥,我什麼資訊都缺乏的情況下就闖過去了?事先只在網路上看到首都Dili的幾家便宜住宿,其他的,全付之闕如。

今天飛機真的很滿,各色人種,僅我一個台灣人。

東帝汶,一下了飛機,熱氣迎面而來,簡單的機場,沒空橋。號稱國際機場,比許多國家的國內機場還簡陋。乘客步行至入境處,海關只是簡單的二個窗口,落地簽,30美元。那位高大帥氣的男官員看我的護照:「中國?」『不,台灣!』我堅決的說,再強調:『我們是不同國家。』他開心的笑著「我知道,我父親來自台灣。」然後,給我一個月期限,笑瞇瞇的揮手讓我過關。

我有些好奇,他是台、東混血或父親曾到過台灣?

Dili,東帝汶首都,搭計程車前往供背包客住的便宜旅社途中,望著車窗外忙碌觀察這個國家與首都,我覺得,熱鬧繁華程度,好似幅員較廣的屏東市。

Dili的「長相」?乍然發覺,我很不愛拍城鎮的外觀,往往只捕捉偶然邂逅的特殊景象,交通、活動、物品等等,各位就由我隨意拍的各種相片中試著捕捉並拼湊出她的風貌。

傍海而建的首都,較大型的建物多近海邊。一條主要街上,擠了許多國家的大使館,包括中國,台灣對他們很陌生,也罕見台商,因此,當地人經常對著我~~尤其鄉下地區~~喊著【支那】,每次,我都不厭其煩的糾正~~【台灣】。像我這麼〝有禮可親〞又〝可愛〞的遊客,絕對不容許不幫台灣打響好名號。
 
附近的公園,東帝汶傳統的建物頂層型式,說來慚愧,我始終沒搞清楚歷史淵源。算了,欣賞就好,何必搞到像歷史之旅


 
 
甚麼資訊也沒帶的就衝到東帝汶,打算到書店碰碰運氣是否有L.P.,與我同房的一位來自波蘭的女生,等待搭帆船航行到澳洲,將別人給她的L.P.資料影本再傳給我。東帝汶與澳洲的北端達爾文相距非甚遠,在探索頻道上曾播放過另一種精彩刺激的方式~~搭帆船前往。那位負責找、租帆船的越南裔男生邀我參與,蓋,人越多分攤的費用越少。謝了,敬謝不敏,超會暈船的我,不想花數百美元一路暈到達爾文,甚麼美麗的海景也沒欣賞到,再花數百澳元搭機回東帝汶,以沒澳洲簽證答覆。然而,心中隱隱有份遺憾,若有機會、時間,我想我內心深處是願意忍受暈船之苦,也要嘗試一下這種刺激特殊方式,才符合我追求新奇的個性。

第二天上午,在旅館外搭巴士去海邊的一家超市購買食物,Backpack旅館,有廚房供旅客烹煮,並有東帝汶產的咖啡沖泡。

隨叫隨停,永遠超載擁擠,經常有二、三個男生站立門邊,一手扶抓著車頂篷,穿梭於大街小巷,這就是巴士,MIKROLET,車資25分,要下車時敲敲車內鐵條,司機立即停下。
 

 

我一邊觀望車外的街道風光,一面看著市區地圖,是著研判車輛行經之地點。看到海邊有一長排的蔬菜、水果攤販,知道到達目的,超市就在對面,趕緊敲鐵條下車。超市,貨品幾乎都是進口,物價自然高,除了預計要購之米、麵條等食品外,忍不住逛了其他貨品架,瞧瞧有何物品,由超市內之物品陳列也可看出當地真生活起居方式。蔬果,就到對面一排攤販解決。
 

 




 




 
很熟悉感吧,這些蔬菜、水果。每個看來嬌豔欲滴、碩大,嚐來味道更鮮美。東帝汶沒自己的貨幣,使用美金,折算成台幣並不覺得甚多方面的價格比台灣便宜多少。或許對當地人而言,誠然低廉,只要,不念茲在茲的想~~折合台幣是多少。
 
還有另一種銷售食物之方式,一根扁擔二端各吊著以繩索綁著之蔬菜,沿途叫賣



我也曾叫住小販買了一大把蔬菜,捧場兼嘗試新奇事物
 

也有挑鮮魚沿街賣


 

海邊,成排的魚攤販,看到我這個老外觀光客,叫賣的起勁,紛紛喊出特價,天曉得是否真特價。我一攤攤逛、瞄,各種大小魚,只認識鮪魚。既然他們吆喝的熱忱,我又超愛吃魚,每次都選沒看過的魚拎回背包旅館烹煮




熱帶地區,椰子攤是不可缺的景觀



一個多少,忘了

灌完甘美的椰子水後,指著椰子比一比~~東帝汶人的英文還不怎通行。他取過椰子,揮刀一劈剖成二半,再將另一片椰子殼削成細長條



這個,簡易挖椰肉之〝湯匙〞,環保實用,別具特色
 

東帝汶,是世界上相當貧窮的國家之一,在街上常看到有些人(怪哉,幾乎都是男人)閑閑沒事做的坐在海邊發呆,但也有許多人勤快的擺攤兜售各種貨品,如上所述挑著食物沿街叫賣者。L.P.書上期盼遊客盡可能向那些攤販購買瓶奘水,~~東帝汶的水不能生飲~~,因為那微薄的收入是他們賴以維持家計者。我謹遵指示,蓋,對那些不向貧困低頭而自食其力者我抱以無限尊敬。
 
Dili的建物,沒啥特別美麗值得一拍,多為普普通通的現代建築。她曾是葡萄牙之殖民地,些許建築物還保有葡萄牙風格,尤其教堂。雖開始有些外國企業進駐,大多集中在某一地區;特別一提,還有中國人開的餐廳、商店以及企業社。好生不解的是,沒瞧見台商之蹤跡。小小的市中心還算繁華,鬧區週邊的地區仍可見簡單房舍,在街上步行頗愜意的,步調緩慢悠閒,人口不多,治安相當優良,人民友善熱情


 

補鞋攤    他們是否懶散,短短期間難以觀察出,但街上不乏勤奮的工作者


 

背包旅館男主人推薦一間博物館,手持旅館給的地圖尋覓,在一街口過早轉彎,越走越遠。我不心煩,迷路,正趁機逛逛一些你可能沒機會前去的地區,況這個低密度開發建設的首都,漫步來舒坦。
 
道路二旁,大樹林立,開心呀,腦中勾勒出很久很久以前,滿佈林木的熱帶雨林區。即使已開闢出一條道路,大樹後方有常可見雜草、林木叢生,步行其間,宛如漫步於樹叢間


 

首都裡的簡陋居家,與〝熱鬧地區〞緊緊相鄰。還好,首都也沒啥富麗堂皇的高樓大廈,貧富差距不怎大。待西方文明侵入更深,經濟發展越甚,貧窮與富有間那條繩索就越拉越長了


 
 
東帝汶,在她慘烈的獨立過程中,與印尼廝殺爭戰,印尼軍隊屠殺甚多居民,即使如此,他們仍豪不退卻畏懼,堅持頑強抗拒,嗣後聯合國(其他歐美國家應也有吧)出面介入,派遣維安部隊進駐。有一部電影「燃燒東帝汶」,以數名澳洲男女參與~~有女生哟,而且是真的親上火線前方~~聯合國維安部隊援助東帝汶的事件為背景,我想多少有些基本真實事實吧。

如此強悍堅韌的民族,與之相處,卻是無比友善溫和

那已是2002年的事了,2010年,頗訝異UN標致的車輛居然滿街跑,還有一佔地不小的總部。UN,聯合國之簡稱,我還以為他們已全面退出了。


 

美麗與恐懼
多年了,但許多建物之圍牆上仍裝設了附刀片的圍籬,儘管目前呈現一片祥和氣氛,或許,恐怖的往事深刻於記憶中


 

看過了以上有些讓人傷感的事物,來點愉快的東西
 
午餐   東帝汶人是個米飯肚,飯乃主食熊熊想不出他們特色美食為何(我的熟朋友一定會吐槽,本來我對美食的鑑賞度甚低能,無論到那個國家旅遊,從來不關心當地傳統或特殊美食)。

話說,本欲參觀一間陳列與獨立歷史有關文物之博物館,坐在門外階梯守候許久,沒人來開門,來了二位年輕女孩,三人一見如故,以蹩腳的英文聊的開心。一位適才在路上向之問路的男生也來湊一腳。等等等,依舊大門深鎖。眼見已近中午,我慷慨表示請吃午餐,四人(我總不能跟那個男生說我只請二位女生,雖然頗有此意)搭計程車到〝有傳統飲食〞的店,一家類似台灣自助餐的餐館,陳列了十數盤的蔬菜、肉,任你挑選再依之結帳。

以下是我的午餐,挺美味的。
 


這島的西端屬印尼,信奉回教,這廂東帝汶大多信仰天主教,因此雞鴨豬牛羊肉皆有得吃。這一盤,約3或4美元,折合台幣算貴了。
 
我,終於出現了。與二名美麗的東帝汶少女,我不知可否說她們二人對我“一見傾心”。
 

 

二位待業中的可愛小女生。閑來無事逛此館,有緣千里來相識。因次日我將前往其他鄉村地區旅遊,留下聯絡電話,約好待我返抵Dili後再相聚


 
午餐後,陣雨來襲,我與二位小女生搭計程車回到旅館,她們堅持要看看我住哪間旅館,然後換我送她們搭巴士離去。10月上旬,理當仍屬乾季,旅館男主人不解「雨季應於11月底才來臨啊,怎麼似乎提早到,這幾天下午都下雨?」下雨,我就必需快手快腳攀爬到屋頂收拾晾曬在屋頂的煙燻味衣物~~旁邊就是廚房的煙囪。熱帶地區,衣物攤晾在屋頂的,即使牛仔褲也乾得快。
 
 
別搞成什麼特殊飲料,汽油是也。台灣往昔也常見到此種私營礦油行,尤以在加油站稀少的鄉下農村地區。再看相片後方的雜貨店陳列的貨品、方式、架子,很有古早台灣的味道,懷舊的味道。


 
 
第二個賞心悅目

海邊

 
 
最愛沿著海邊漫步,漫無目標,腦袋空白,思緒飄邈


 

突然湧起一種感覺,數十年前,這裡應該仍是一整片海灘,沒水泥建物阻隔,任你親近、奔跑、逐浪,大樹屹立,簡單房舍。腦中浮顯這種景象,我是否遲來了二十年?



許多人在海邊悠然閑坐,一車車的小販,或許觀光客還沒頻仍到他們開始意識到〝有權〞打擾及推銷所謂的特產品,我可以很自在的晃蕩

 
感謝他們仍將巨樹保留住,沿著海邊,一整排大樹,長長地,直抵遠端,一邊是車聲,一邊是浪潮聲,夾於現代與自然

 
 
市區裡,竟然有一隻猴子自由自在悠哉的窩在海邊大樹下啃著食物,沒人理會牠,我靠得頗近拍照,牠也無動於衷,想來應是習於與人相處,和平的相處


 

釣魚      首都的海,難得如此乾淨清徹

 
 

有人選擇此為窩,搭起簡易的蓬布以遮風避雨,放置床墊、桌子,漁網懸掛樹上



你是否察覺,這是一個乾淨的國度,沒滿地空瓶、垃圾
 



傳統的輔助支架式小船,綁著一隻小公雞,好特別。

 
這更奇了,海邊的樹上,綁了數隻公雞,有的跳到樹上休息,親愛的朋友,想出原由嗎?
甭操心,我也是遊歷些許地區後才恍悟,賣個關子,也是為了讓你繼續捧場我的東帝汶遊記

 

裝設輔助支架的小船,太平洋地區著名的傳統小船,我在密克羅尼西亞與巴布亞新機內亞旅行時,皆見過當地人划著此種船,但回想起斐濟與東加,似乎沒印象


 

逍遙


 

大海,就是物質缺乏的兒童之遊戲場       
只有嬉笑、喧鬧、開懷


 

偷窺


 

一對兄妹(或姐弟)    再怎麼艱困的物質環境,這些地區的小孩永遠充滿樂觀知足的笑容


 

雄壯威武喔



拍完了照,他們向我索討1元,有些愣住,基於同情心給了各一元。如此做是否合宜?遊客永遠對此陷入矛盾情結。

 
南洋的海邊,微風吹拂,花香襲來,旗幟飄揚


 

美麗的海景    悠閒 恬靜  這也是東帝汶給我的感覺



最左端的小山丘上,有一細長之物體~~仔細看,瞧出否~~,耶穌基督像,有階梯爬到頂端一覽Dili風光,可惜抽不出時間前去一遊
 

驚艷  美麗又奇特的超級迷你小生物
街上漫步於花叢間之石椅發現,起初誤以為是螞蟻,動作迅速,精力充沛


 
 
你若叨唸怎麼缺乏街道風光,盡是海邊海邊。海,是我的最最最愛,一瞧見海就二眼發直靈魂飛趨而去,只想與海親近,其他的皆屬陪襯
每人追逐的旅遊心願各異,我只迷戀於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