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7912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特殊經歷~~我曾觀看過槍決死刑人犯

那已經是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封塵往事,近來因有關死刑執行與否爭論不休,我從來是支持死刑的,突然間,多年前的特殊難得經歷浮現。

那是在我大學畢業後,考上司法官特考,第一階段在台北的訓練所上課,第二階段到各地方法院與地檢署(當時還稱地檢處)實習。我與七位同學選擇台南為實習地,我們必須在地方法院的民事庭、刑事庭、民事執行處,以及地檢處之偵查、執行實習。

輪到我到地檢處實習時,第一次跟隨我的指導檢察官外出相驗屍體,相驗非病死之屍體乃檢察官之職責。我知道許多男性檢察官只是〝到場〞罷,人站立一旁,由法醫師負責檢查。這麼多年我猶記得,第一次,是一位上吊死亡之男性,我跟著法醫靠近屍體,張大眼睛仔細觀看屍體上有何異狀,毫無退縮。這個很年輕的女生,居然毫無畏懼斗膽觀看屍體,讓他們也豎起大拇指讚許。

有天,我們又出去驗屍,回程中法醫師提到,明天清早台南監獄將執行一死刑人犯之槍決,問我是否約其他學員共同前去觀看。我猜想,他一定是認為這個女生既然敢如此每次都靠近屍體仔細觀察且東問西問,應該有膽識觀看槍決。

這難得的機會,怎能放棄。我立即「招兵買馬」,記得有另三位男生也有興趣觀看。

次日清早,非常早,天色尚暗,我們依法醫師所指示到會合地點,與台南高分檢之檢察官分搭公務車一同前赴台南監獄,進入刑場。

這麼多年了,我也還記得,那是件搶劫殺人案件,一位50歲以上之男子搶劫過程中殺死一或二名女子,只能確記一位是年幼女孩。法警帶他至刑場時,他步行穩健,並未腿軟由法警拖扶。台南高分檢檢察官詢問遺言,我也記得他毫無悔意,不認為自己犯錯殺害無辜的人(我想到那個不認識無辜慘死的小女孩都很為她心痛,小小年紀,來不及長大)反怪罪於社會~~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種主張的人可以住嘴了。


就如同大家既定印象及報紙所寫,監所準備了一些小菜,滷味類,讓他吃飽好上路,我也依稀記得,他有用了一些。法醫先為他施打一麻醉劑,待他意識有些模糊後,二名法警扶著他坐上椅子,在背後劃一圓圈,再執行槍決。
這麼多年,我也始終記得,他,緩緩倒下,鮮血流曳地上,呻吟聲迴響著。
至於,那位負責執行的檢察官是否用紅筆一揮批,再拋擲地上,我真的沒印象,完全不記得。

實習時,我們必須寫心得每週交給指導老師觀看,我的指導檢察官在看到我寫觀看執行槍決之經過時,大為驚訝,作夢都沒料到居然有這樣一位年輕的女生如此膽大,他說道「妳真的去看?」

這位指導檢察官,後來也昇了大官。

你是否好奇我當天以及嗣後心靈有何震撼?

沒有,完完全全沒有,我好得很,吃得好睡得好,沒有感覺,沒有〝陰影〞,還是經常嘻嘻哈哈的同學鬧成一團。而且,早已遺忘,若非近來又開始論戰死刑執行之事件,這往事才會霎時間閃現。

執行槍決是高檢署及高分檢檢察官之職責,我知道許多高分檢檢察官不願接此職責,也看到報導一位在大學時認識的比我高一屆的台大法律系女生(因她與我國高中時好友同宿舍才認識)在高檢署擔任執行檢察官,她豪氣的說~~讓她來吧。

若我未離開公職,現在應也在高分檢,我一定也會很樂意擔任執行檢察官,執行槍決死刑人犯。這不是剝奪一生命,對那些殘虐濫殺無辜善良者,為了維護眾多善良人民的權益,鏟奸除惡、為民除害,是我一生不退縮的信念。
上帝、真主、佛主,對殘殺無辜人民危害生靈的惡人、魔鬼,也是殺無赦的。只有此,才得以維護人權。
 
這篇算法律嗎?算吧,畢竟與法律有些關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