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逐風飄蕩的瓶子
關於部落格
不甘平凡的人,永遠追尋顛覆傳統'標新立異
  • 18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緬甸….5 搭火車狂 (1) 瓦城≒密支那

深夜三點多,火車站內仍有人進進出出的,我只發一下愣,立即興奮起,太棒了,終於可以實現自助旅行以來的夢想之一,那就是……睡在車站。將大背包放置身邊,小背包當枕頭,外套當被單,躺在福無中心附近的地上,睡覺。五點多,被地上透出的冷冽寒氣凍醒,直打哆嗦,難以再入睡,只好採坐姿曲雙腿以雙手環抱著打盹。

緬甸,這個相當貧窮但治安超良好的國家,我一個女生才敢深夜在火車站席地而睡,換作諸多號稱經濟高度發展文明進步的國家,恐怕一覺醒來,東西已全不翼而飛。

終於等到天亮,睡眼惺忪的扛起背包上二樓,黑鴉鴉的一片人,擠在數個售票窗口前,取出L.P.,翻出密支那的緬甸文字書寫法,試著理出應是哪個窗口,瞧了半天,罷了,放棄吧,再度擠過重重人群下樓,厚著臉皮去那個服務中心。幾位職員一見到老外遊客報到,笑容滿面~~這麼說有點不厚道,他們本來就很友善熱情~~,先讓我放下背包,再帶領上樓,直接殺入售票處。外面上百人急切搶買車票,我卻「特權」的輕鬆坐在售票處辦公室內,由職員親切的擠出破英文接待,詢問我的需求。我在紙條寫上欲搭乘的班次,『中午、睡舖』,要什麼有什麼。當然囉,老外遊客一律付美金,27美元,比當地人貴得多、多、多,所以,一定要賣老外遊客。我的「特權」是高代價的。

這應該是緬甸政府的政策,以此鼓勵老外遊客多多前來,促進觀光,又有美鈔可收。(我在第一集中提到,緬甸軍政府欲收集美金以購買武器,因此老外遊客須支付美金,他們管不到小吃店、攤販、巴士業者,但旅館、國營的火車業、航空業就必須照辦,你想以緬幣付費都不行。L.P.基於此因當初不鼓勵到緬甸旅遊以免助長獨裁者勢力,伺候才稍改變想法。我覺得,自由行的背包客,對當地一般人民之經濟提升有所助益,是可以無庸強烈反對。)

順利拿到車票,他們又熱情的讓我將大背包寄放在辦公室內~~裡面還有機票、美金現鈔、美金旅行支票呢。我明瞭,這是一個可以信任的國家。

接著,<借問盥洗室何處有,職員遙指鐵道的另一端>,帶著小背包及毛巾、牙刷、牙膏,越過鐵軌到一簡陋無比有些髒亂的收費浴廁室。原本只打算擦把臉、刷牙,但瞧見有二間浴室,沒門帘的傳統式浴室,有人在裡面洗澡兼洗衣,心想著好主意,外面有香皂可取來梳洗一番。一位年紀大的婦人洗一堆衣服,簡直將此當作洗衣場,我不急,時間充裕得很。

緬甸人,男女皆穿沙龍,寬寬大大的,平時束在腰間當裙子。公開場所換衣物或沐浴時,將之往上提,拉至腋下,然後脫掉上衣及內衣褲,如此,可以公然灌洗又不會被看光光,待梳洗畢,穿上衣物後在將沙龍往下拉拉拉,拉到腰間繫起,又成了裙子。

甚至在密支那的河邊,瞧見一女子就以沙龍為屏障蹲在地上公然小解。不禁大嘆妙啊,買一條來玩玩應不賴。

沒沙龍又沒門帘,本人多年的自助旅行練就百毒不侵之身,照脫照洗。有恃無恐,這種超級爛身材,甭擔心男生偷窺。
 
梳洗後,神清氣爽,逛街吃早餐去也。
 
火車站內沿著鐵軌一排的小吃店,一早就人潮湧擠。也是我午餐的地點

 
月台兼休憩場所,他們都如此堂而皇之的躺在火車站內睡覺,沒人理會


 

車站內閒逛的小男孩。物質缺乏,但他們臉上看不到困愁,一個拍照的邀約以及觀看小鏡框內的影像就讓他們樂不可支,心靈容易滿足


 
曼德勒是古城,古老緬甸王國時代的首都,台商都稱為瓦城。建設較進步,只是,夜晚依舊「免電」。
 
逛街去也,由火車站後方出去,沿著熱鬧商業區閒逛,打花時間
拍這張相片只因被商場外懸掛的廣告上秀氣清純的女子所吸引,那時覺得有點徐若瑄之味道。


 

逛市場去也


 

一間間的商店,很有台灣農村地區店舖的感覺
五顏六色,堆疊一起,感覺熱鬧無比,我就喜歡這樣的


 

逛市場,我最愛的目標之一,可以觀看各種異樣的蔬果食品,至於早餐,依我的習性,應該是隨便找個東西果腹
 
山竹與荔枝~~這二種我都超愛


 

席地而坐的賣菜婦人。他們從不在意被人拍照




魚乾,免電的國家,有冰箱也無用武之地,晒成乾才是最佳保存方法。唉呀,那魚腥味似乎透過相片傳出


 

有點”驚訝”的看到,,二隻鳩、鴿類的鳥,被綁在竹籠外當樣本,竹籠內尚有數隻


 

就是這樣,這些鳥也是販售的食物之一,待價而沽。對於不慣於吃鳥的台灣人,乍然瞧見有些怪異感覺,夾雜著些許傷感。我總覺得這二隻被綁住的鳥兒很認命的接受即將成為他人盤中飧之命運。

雞也是如此陳列在台灣的市場內,一些地區豬牛羊也一樣被捆住等待著命運的終曲。千萬別誤以為我深受震撼而從此改吃素,我只是有點不解,對那些我習以為常的食用動物,沒有深刻感受,為何獨獨對這些鳥兒有些感傷?或許是牠們楚楚可憐的神情
 

 
 
被熱氣烤累了,吃冰也只短暫消暑,時間,你需要時永遠短缺,不需要時,想殺也殺不死,返回火車站納涼算了。用完午餐,再去服務處,滿懷感激,千謝萬謝的,取回大背包。

由曼德勒出發的火車,還好,沒遲到

臥艙,四人席,上下舖,我的是下舖,另三位同伴有一位似印度人,英文不錯~~緬甸有甚多的印度人及巴基斯坦人

臥艙內暖烘烘的,僅一個小窗戶通風,十分悶熱,大家呆坐在下舖互望著。昨晚睡眠不足,很想躺下睡覺,比手勢與上舖的女子換床位,圖個沒人在身旁走動,爬上去休息。只是,號稱有冷氣的車廂,冷氣想必是黃昏牌。火車駛來搖搖晃晃的,很難安穩的睡。最涼快的地區莫過於每節車廂前後門之外面,抓著小背包,索性躲到車廂外門邊,有志一同的也有數人。就這樣,我窩在車廂外門邊,直到深夜。

由瓦城往密支那的火車路程,地勢大致平坦,沿途多為稻田,偶爾經過小小村落,簡陋的茅草泥土屋,陪襯著閃著金色亮澤的緬甸式尖塔型佛塔,小孩總是興奮熱情的對著火車搖晃雙手。火車,每天自密支那與瓦城間數班的火車,是那些因交通艱困幾與外界隔絕的小村落難得能與外面世界有一個接觸想像的媒介,打破平靜反覆枯燥生活。
 
 
就像這樣,連綿的稻田,綠油油,稻草隨風漂浮搖曳
 

 
 
還有排排站的棕梠樹


 



 

沿途經過的小村落之一,房舍幾乎皆為用茅草搭蓋者,可想見生活條件之落後,但炎炎夏日中,反有清涼之感


 

他的生活方式,或是無奈下的選擇,卻讓我們來自”文明國家”的人驚嘆嚮往~~好一付悠然


 

每個小站,通常短暫停約二、三分鐘,偶爾停留稍久,與南下的列車相會

難得出現〝老外〞~~在下本人我~~,大家張眼傻瞪著站在車廂門邊觀望他們的我


 

小販動作迅速,頭頂著食品盆子,立即趕赴車廂旁吆喝叫賣
 



“喂,香蕉!”〝要多少?〞
有趣的畫面

 
 
荒郊野外中,再怎麼純樸簡陋小村落中,總有金塔陪襯著


 

一個外國女生,站在車門口乘涼,引來一些年輕的小男生,車上服務人員,紛紛聚攏過來,以超破的英文試圖搭訕。不會英文的,職員、乘客,就傻笑著點頭。我覺得超有趣,從來與〝美〞扯不上關連的本小姐,居然如此被一堆小男生包圍著獻諂媚、慇勤。其中一個小男生長得的俊,不知道緬甸是否容許所謂童工,他看來很年輕,不到15歲之樣,英文稍好,主要服務區在臥艙車廂,沒事就找理由過來與我哈啦一下。

他們英文超爛,僅懂一點點,臉皮可厚,硬擠出亂七八糟的英文東問西問,目的只為與我閒聊,他們太天真可愛了,而且被一群年輕小男生如此圍繞,心中挺樂又得意的,笑開懷的與他們打哈哈胡扯,不會厭煩。有一個男生好奇我年齡,他不會說:How old are you?而是用另一形容詞,我也來個假裝聽不懂他問什麼,看他急的努力想擠出正確用語呶呶半天理不出之狀也頗有趣的。

自助旅行還真是填滿信心;甚至滿溢出;的妙招。

 
這個可愛的男生,「糾纏」我最久。我拍了他二張相片,令他得意萬分向同伴炫耀。第二天早上,火車抵密支那,與他道別,他二眼噙著淚,令人不捨~~非關情感,而是一分憐惜。如此純真質樸的人,短暫的邂逅,真摯的對待,讓人深受感動。


 

至於那個長得俊秀的小男生,我更想拍他一張留念,但他不知道何處忙碌了,早知就該一早就先行動。
 
途中,火車停在一稍大之車站,那位印度男子下車後帶回一個便當及其他食物,他說待會就沒得購買食物了,我不免質疑,離黃昏尚早吧。及後,真的再也沒見到擠到火車旁販售食物之小販,讓我有點傻眼。他應該是搭此線路之老經驗者。晚上,那位長得俊的小男生過來問我是否點餐?菜單上彎彎曲曲的緬甸文,我也搞不清楚,在他以及那位印度男子幫忙之下,點了二樣菜,送上來的是一大盤米飯及一盤炸豬肉或雞肉,沒蔬菜,我只好將水果當成蔬菜及安慰自己中午已吃了一堆蔬菜。那盤炸豬或雞塊好美味可口。非常窮的緬甸,沒錢買肥料、農藥,蔬果、動物等等,都是天然有機栽培方式,味道自然鮮美。

等他結帳時,我才發現被〝搶劫〞,這也怪我不先問清楚價錢,誤以為再怎麼貴也有限度,結果就是”沒限度”。

進步的文明都市人想盡方法追求自然生活,猛一回首,頓悟到,那似乎僅存在於所謂的經濟落後地區。
 
 
二天多的旅行移動期間,搭了三段火車旅程,總計時間近40小時,睡不到3小時,搭車時我很難睡得著。黃昏牌冷氣機吹出的冷氣,沒力氣往上舖跑,那個女生冷得抓起外套包住,我是悶熱到無法入睡,整夜翻來覆去的。這才恍然悟到他們給下舖之用意,誰叫我任意換床鋪。
 
 
在密支那停了三個晚上,依舊搭火車回抵曼德勒~~瓦城,既然本篇標題~~搭火車狂,索性編排在同一篇。

原本考慮來個小冒險,往東邊某小村去,再搭船往下到瓦城。緬甸政府對容許遊客旅遊之地區仍有些限制,交通也不怎方便,有些擔憂時間緊迫點,姑擲一扔,試試看。次日下午,在華人學校,請一位女老師幫我招喚人力三輪車坐到巴士站購票,車夫要了較高的價錢,多虧了她幫我爭取到〝正常〞的價格。客運車站,離市區有點距離,天氣溽熱,車夫費力踏踩著經過充滿綠色植蔭的市區,不算繁華,雖也有些高樓。抵達車站,我還是給了他原先開口的價格,他太辛苦了汗流浹背載著我這個有點份量的客人騎了一大段路。滿懷期望來個小冒險,火大於被售票男子當盤子敲,兇他:「為什麼這麼貴?」他從容不迫面不改色:『因為你是外國人!』一怒之下,甩頭就走,順著路步行回所住的YMCA,向男職員抱怨,他笑著答:這是對外國人的價錢。

唉,算了,反正本來就擔心時間不夠,決定,再搭火車回瓦城吧。

翌日上午,自我住的YMCA越過鐵軌往那小規模火車站,在售票處前守候半天不見人影,他們真的很悠哉呢。學聰明了,厚著臉皮到標著服務單位處尋求協助。一位親切和善的老先生,一聽我來自台灣,笑容滿面,說,他一位女兒曾到台灣唸書。我倆往辦公室直搗,等無人,大門深鎖,他熱心的要我將想搭的班次、時間、目的地寫在一張紙條上,等主任來時他再轉交,稍晚我再來付款取票。(我們是以英文或中文交談??密支那許多居民會說中文)正書寫中,站長姍姍來遲,帶我入辦公室。聽了我的計畫後,說:那班次已滿了。我正遲疑著盤算該改搭何班次時,只見他拿起電話,猜應是與上級單位聯絡,討論良久,還聽到外國人這個英文字詞。放下電話後,說出了一句美妙無比的話:『OK,你有車位了。』哇,太高興了。一定是,絕對是,他們討論釋出公務座位,就不知是仍保留當中抑或拉下某個較不重要事務的倒楣小官之座位。老外遊客,27美元,現金,當然賣給他。換做是我,當威權國家的小官,當然也要賣給老外遊客多賺一大筆,以示對國家盡力爭取外匯之心。

輕飄飄、愉悅的返回YMCA,那位男職員甚關心我運氣如何。早上,他擔心可能不易買到票。蓋,密支那到瓦城除了火車就是飛機,沒公路可通,火車票當然搶手。聽我眉飛色舞說明後,他說:比我們買的貴了很多。

我沒問也不想問究竟貴了多少,反正,他們就是如此蠻幹法,既抗議不了就忍氣吞聲接受吧,知道差價多少徒增心中哀怨,何苦自尋煩惱。看在得以能要什麼有什麼的份上,貴一點,甘願啦。
 
上午七點多的火車,我的旁邊是個看來像公家機構的人員,證實我的推想,這位置確屬於保留的公務座位。這回不搭臥鋪,改優等艙。反正我也睡不著,臥艙車廂小又悶,四人面面相覷,頗無聊的。寧願待在大車廂,空氣流通可以打開窗戶盡情享受涼風,欣賞沿途風土人情。優等艙,好比我們的普通車,沒「優」到哪裡去,也擠了一堆人站立著。至少,車廂內有燈光,夜晚上廁所無庸勞動手電筒。
 
我,習性不改,仍鍾情於車廂外的門口處,吹著徐徐涼風,觀賞沿途的景觀,人或自然。
 
數十分鐘後,我們停在此小站會車。房屋簡陋,鋪以鐵皮,但一排的大樹令人心曠神怡。



 
感覺毛茸茸的大樹


 

我觀賞著異國風情,自己也成了被觀賞的對象,一年難得幾回看到老外乘客,尤其非白皮膚的遊客

來了來了,應是前一天上午自瓦城出發的火車吧,漫漫長路,顛躑搖晃疲累,目的地終於快抵達了


 
 
緬甸女生喜愛在臉上敷著以一種植物磨成再和水調和的白粉,據稱有美白涼爽功用。
之前在仰光及其他地區皆見過,不好當面拍照,似有些無禮,此時窩在火車廂內以為掩護用迷你數位相機來偷拍



最近電影頻道播出一部泰國歷史影片,其中一場景是幾世紀前一位英勇的緬甸國王迎娶所俘虜的泰國公主為妃,婚禮上公主臉上敷著白粉,可見此應是中南半島一帶的傳統習俗

 
這麼年幼的小女孩,在台灣,或許,吵著要什麼玩具等等,在這兒,高舉著手中的成串香花在車廂外來回叫賣,滿臉期盼


 

車窗前,渴盼的眼神~~~求你,捧個場吧,你的一個點心,我家的難得收入

(這是在另一小車站,通常只停留二分鐘,發動前會先大大鳴笛一聲,告誡下車的旅客速速返回,然後你就會看到我急急忙忙慌慌張張奔回車上,緬甸人則悠悠哉哉不疾不徐的上車)




沿途盡是美麗悠閒的田園風光


 

看出沒?水邊,一個個小灰點是水牛,悠悠哉哉的,其間夾著白鷺鷥~~你當然看不到,太小了


 

好一副悠閒的鄉村風光


 

沿途經過無數田野,以及,茅草屋,享受著這種貼著大自然的生活方式,暫時擺脫文明

           
 
雖然焦距不怎對,有點模糊,但我好愛這張,總覺得,那似乎是遙遠的世界、童話裡的農村景象。緬甸人走起路來,似乎總是有一份悠閒,即使是繁重的的農忙工作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